菜单

好书推荐:2014年哲学入门不错的十本哲学知识读物!

2020年1月1日 - 书评随笔
好书推荐:2014年哲学入门不错的十本哲学知识读物!

摘要:
哲学是怎样的一门学问,我们虽然不会去果断的下一个自己的定义,但似乎一说到哲学多少也可以品头论足一番,这也说明了哲学和我们的生活有着一种天然的联系,哲学对于个人的生命有着一种天然的关切。然而要做一番真真

编者按先生,武汉人学哲学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前中华美学学会副会长,1933年出生于贵州。1956年北京人学哲学系毕业,分配到武汉大学,一直从事哲学、美学的教学和研究,在马克思主义哲学、马克思主义美学、中国美学史、中国书画史论、中国传统思想文化及西方现代美学方面,均有深入独到的研究成果。其代表性著作有《中国美学史》第一、二卷、《艺术哲学》、《周易美学》、《“六法”初步研究》、《龚贤》、《书法美学简论》、《文徴明》;代表性论文有《关于马克思论美》、《实践本体论》、《马克思主义美学研究与阐释的三种基本形态》、《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解读》等。本刊特委托湖北大学文学院先生,就中国当代美学问题求教先生,并整理出这篇访谈录,以飨读者。

哲学是怎样的一门学问,我们虽然不会去果断的下一个自己的定义,但似乎一说到哲学多少也可以品头论足一番,这也说明了哲学和我们的生活有着一种天然的联系,哲学对于个人的生命有着一种天然的关切。然而要做一番真真的而非个人感悟式的哲学的思考,则一定的哲学素质又是必不可少的。这非要通过一番阅读和思考之后的。兴趣未必是最好的老师,因为兴趣会随着那些艰涩的文本而消失,所以如何真确的选择一些阅读性比较高的图书,就显得尤为重要了。下面推荐书小编就带大家来看看2014年哲学入门不错的十本哲学知识读物:

安顺未名湖珞珈山

1、《最全最全的哈佛哲学课》 王惠敏 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刘先生,您是中国当代著名的美学家,亲历了半个世纪以来中国美学界的风风雨雨所以我想这次采访一定是一次有趣的人生和美学巡礼。据说您一生有三个地理坐标:贵州安顺、北京大学、武汉大学,它们是您生命旅程中的三个驿站,其间的生命感受肯定各具特色,若把它们作为三个纯粹审关对象,不知您是否会作出等量齐观的评价?

图片 1

■纯粹美只存在于康德的想象中。坦率地说,我钟爱北大,钟爱未名湖。今年北大哲学系出了一本系友回忆录,名为《苦乐年华》,我也写了一篇,题目是《说不尽的感谢》,就两个意思,一是“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时光过得太快太快;一是谢谢北大的老师和同学们,他们永远是我记忆中最瑰丽的珍宝。

哲学是无用之大用,生活本身就是哲学,我们要怎么生活,要活出怎样的自己,这就是一种哲学。读完这本书,彻底改变你看待世界的方式。柏拉图、伏尔泰、尼采、叔本华、黑格尔、笛卡尔、苏格拉底、弗朗西斯·培根、卢梭、罗素……13个哲学派系、35位伟大哲学家的故事、211条哲学经典常识。对于没有哲学基础,又善于思考和学习,渴望了解哲学常识的读者来说,读这一本就够了。

●我很理解您对北大的一片深情。在中国现代历史上,北大代表着理想的开端和归宿。当您从偏僻的贵州奔向北大的时候,是否就有了研究美学的志向?

2、《老子的智慧》 林语堂 江苏人民出版社

■我对美学的喜爱说来话长。小时候,我喜欢书画、诗歌,音乐,十三岁时,还拜了一个私塾老师学绘画,老师叫胡楚渔,贵州遵义人,他的画很有创造性。在他的影响下,我有了当画家的想法。父亲不赞成,因为当时的艺校收费很贵,又得不断购置绘画材料,家里的经济承受不了。学不成绘画,又摆脱不了对绘画的喜爱,我就在课余的时候跑到县图书馆里去,找来一此绘画史和绘画理论的书,囫囵吞枣地读起来,如《石涛画语录》等。由绘画理论到一般艺术理论再到美学理论,这个兴趣的发展过程是自然的,也是逻辑的结果。我读初一的时候,班主任很赏识我的读书兴趣,常常借书给我看,并在贵阳买了本先生的《谈美》送给我,这本书是我接触美学的启蒙读物。进入高中后,我又对哲学发生了兴趣,开始了解和崇敬美学、哲学方面的名人和学者。

图片 2

●从您的成长经历看,当年的贵州在文化上看来并不封闭。

老庄思想,博大深邃,是中华智慧的根基之一;林语堂幽默睿智,文若流水;这两者的结合就是我们所看到的《老子的智慧》。林语堂突破桎梏,以庄释老,智慧之言流于字间。作者认为,这部作品“比什么《老子解诂》还实在,比王弼注还透彻”。此书能帮助读者在品读老子智慧的同时,悟出属于自己的人生哲学。

■我青少年时期恰逢抗战,许多文化人逃难到贵州安顺,把进步的新文化传播到我的家乡。巴金的《家》、艾青的诗,给了我走出封闭的最初冲动,对美学、哲学的兴趣又强化了“五四”启蒙思想对我的影响。解放前夕,我开始接触马克思主义读物,如艾思奇的《大众哲学》,对现实怀疑、不满,算是一个思想左倾的学生吧。

3、《哲学了没?》 张智皓 中信出版社

●您为什么要将北大作为高考的首选学校呢?

图片 3

■1952年,我高中毕业之时,全国高校正在大搞院系调整,原来全国高校各个哲学系的著名学者大都集中到了北大,从当年的招生目录上看,只有北大哲学系招生。我当时的想法其实很简单,要研究美学,就得学哲学,考上北大哲学系,我就到了北京,就可以看到我所崇敬的哲学、美学方面的名流学者,也可以有机会到故宫博物院去看我非常喜爱的中国历代书画原作了,所以,我决心为考上北大而奋力拼搏,结果真的考上了。这自然是我个人人生道路上的一大转折,一大幸事。

一周时间,读懂哲学。囊括哲学5个基本主题,2个重要方法,2500多年的哲学发展历程一览,15位哲学大师的理论思想精华,认识与哲学“擦出火花”的5个分支学科,解读影响生活的11个哲学最热点问题,锻炼哲学思考的的5个工具。

●前不久,我读了台湾学者傅伟勋从1988年至1995年间给您写的二十七封信札,其中有对您学术造诣的高度评价,也有对您书画兴趣的生动描述:“刘纲纪是今日大陆美学界的佼佼者……他又擅长书法,他在我面前当场挥毫,书下柳宗元的一首《江雪》:‘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并赠我留念,至今挂在我的客厅门上。他的书法有独特的个性,有‘天马行空’之势,颇富奇才之气。”您到北大学哲学,是否依然没有放弃对中国书画的兴趣?

4、《给青年的十二封信》 朱光潜 群言出版社

■就兴趣而言,对中国书画的喜爱,我是终身未改,在我家里,书案远大于书桌。就美学研究而言,西方的传统偏重哲学,中国的传统更强调敏锐的、丰富的艺术感染力和艺术感受力。在关注文学艺术现象这一点上,我确实深受中国传统的影响。在北大读书时,我还参与创办“北大诗社”的工作,邀请丁玲、艾青、田间、臧克家来讲演,我们自己也写诗,出诗刊,还让外文系的同学翻译外文诗歌,搞得很红火。记得谢冕的诗歌处女作就是在我主持的“北大诗社”的诗刊上发表的。中国老一辈研究美学的学者,其实都精通某些艺术门类,有很高的艺术品位。像邓以蛰、宗白华、马采、王朝先生,都可谓艺术鉴赏大家。从他们的言传身教中,我受益非浅,也正是因为书画,我得以更多地接触了这些著名学者。

图片 4

●您从北大毕业后到武大,一开始就讲授美学吗?

《给青年的十二封信》寄希望于对现代青年能有所启发,书的内容都与现代青年生活密切相关:《给青年的十二封信》是有关青年修养的十二篇文章,信中所说多为青年们所关心的事项,如读书、修身、作文、社会运动、爱恋、哲理等。随后的
《谈读书》部分则就具体读书的问题展开来谈,如何读书、读哪些书以及碰到各种题材时(如:故事、诗歌、悲剧、书评、书牍)该注意哪些问题,体现了作者对读书治学的感悟。

■我是当时的武汉大学校长李达要到武大的,他要我跟他搞辩证唯物主义,我说我想研究美学。李达很开明,他说武大哲学系也是要开美学课的,你干脆回北大再进修美学吧。这样,我在武大只呆了两个月,1956年下半年重返北大进修美学,直至1958年上半年才又回到武大。回来后,我就自编美学讲义,开办美学讲座。1962年,又到北京参加先生主持的《美学概论》一书的编写工作。“文革”结束之前,因极左思潮的影响,我的美学研究无法系统展开,“文革”结束后的二十余年,中国学术研究迎来了春天,我也在珞珈山下为中国的美学事业贡献了绵薄之力。

5、《哲学是每个人的事》 穆蒂莫艾德勒 北方文艺出版社

薪火相传

图片 5

●先生,在汉语文献中,尽管早在1904年,王国维就在《〈红楼梦〉评论》一文里使用了“美学”这个概念,其后几十年,虽有少数学者研究美学,但大学里却一直没有开设美学课。您在北大念书时,上过美学课吗?

《哲学是每个人的事》:这本书是一本人人宜读、人人能解的哲学入门书,它讲述生活中人人遇到而且要随时判断的真、善、美和实施具体行动时感知的自由、平等、公正等。(好书推荐尽在:www.xiaoshuozhu.com)

■没有。在我毕业之前,北大哲学系始终没有开过美学课,连讲座也没有。

6、《受益一生的北大哲学课》 廖志军 南海出版社

●为什么会如此呢?“五四”以来中国美学界的前辈学者当时都在北京,邓以蛰、宗白华、马采在北大哲学系,朱光潜在北大西语系,王朝闻、蔡仪也在北京工作,北大不开美学课的原因究竟何在呢?

图片 6

■要说原因,我想一是当时还不认为美学有什么特别的重要性,二是因为即使想开美学课也还没有苏联专家的著作为范本。后一个原因可能更重要。在向苏联“一边倒”的背景下,除了中国哲学史课程外,其他的课程基本上是在当时苏联哲学的框架下讲的。虽然这时北大哲学系集中了许多曾留学海外专攻西方哲学的著名学者,但这门课自始至终没有中国学者参与。所以,我认为当时没开美学课的原因,不是因为没人授课,而是谁来讲、怎么讲的问题一时难以解决。现在回想起来,邓以蛰、宗白华、先生之所以从不因我的叩门打扰而厌烦、不快,相反,总是热情接待我这样一个热爱美学和中国书画的青年学生,这说明他们关心呵护青年一代的成长,同时也折射出他们内心的焦虑,他们一生从事的美学研究已被弃置一边,他们是在默默地瞩望着中国美学的后继者们。

《受益一生的北大哲学课》汇聚北大知名学者和教授的思想精髓,撷取北大人精彩而富有哲思的言论,来阐明北大人的生命智慧和人生哲理。阅读这本书,你可以聆听到大师们的谆谆教诲,学会从容地面对生活中的各种问题,深刻地理解和把握人生,多一些得、少一些失,多一些成功、少一些失败,创造出属于自己的辉煌。

●上世纪50、60年代,中国哲学研究在诸多领域都是在“克隆”苏联的哲学话语,相比之下,1949年后的中国美学,情况很有些特别,虽然确立了马克思主义的主导地位,但在对美的本质的讨论和美学方法论上,中国美学显然有自己的相对独立性,如50年代的美学大讨论,以实践为本体的审美本质论就历史性地超越了苏联人以认识为本体的反映论美学;在美学方法论上,中国传统哲学、美学的方法至少也是一种潜在的存在。具体地说,“五四”以来美学研究的传统在新的历史条件下仍在延续,这也是80年代中国美学大繁荣的学理性基础和知识学背景。

7、《新大众哲学》 王伟光 人民出版社

■中国马克思主义美学的产生直接受到苏联的马克思主义美学的强烈影响,但实际上,中国当代美学的主流是建立在马克思主义实践观基础上的,大不同于苏联忽视实践、只强调精神是物质反映的那种美学观。苏联马克思主义美学有其不可否认的合理性,但它并未能够正确深入地理解审美与艺术区别于一般哲学认识论所谓“认识”的根本特征。在整个苏联美学中,“反映”始终被看作是比“实践”更重要、更根本的东西,因此它也就不可能越出本质主义的反映论、认识论美学的理论框架和对“现实主义”的片面理解与推崇。中国传统的美学是艺术家的美学,不同于西方哲学家的美学。“五四”以后,西方哲学家的美学理念和方法引进国内,先生的美学研究和马克思主义美学的引进开启了中国哲学美学研究的新天地。但是,就像西方也有诗性哲学一样,中国艺术家美学的理念和方法在“五四”之后依然有着顽强的生命力,如宗白华、王朝闻的美学研究。在某种意义上,这两种传统的融合,不仅是美学课题,更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中国文化世界化的大课题。

图片 7

●就美学研究而言,您对上述两种美学理念和方法都有所承继,这一点在您众多研究中是很明显的,这也体现在您和上一辈的美学家的交往方面,请您谈谈这方面的情况。

《新大众哲学》立足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本真精神,从总论、唯物论、辩证法、认识论、历史观、价值论、人生观七个方面围绕新时代的新问题展开了哲学诠释。全书接续了艾思奇《大众哲学》的风格——紧扣时代脉搏,密切联系中国实际,将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基本道理以生动活泼的形式、深入浅出的笔法、贴近大众的语言,通俗而生动地表达了出来,很好地将重大理论与现实问题提升到马克思主义哲学世界观、方法论的高度加以分析与阐明,推进了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时代化、中国化和大众化。

■我主要谈谈和宗白华、朱光潜、王朝先生的交往。我在北大念书的时候,先生住在未名湖畔健斋的二楼,那是我常去的地方,有时晚上九、十点钟,兴头来了,也跑去拜访。他收藏有许多珍贵的书画,对我有极大的吸引力,现在想来,在交谈中,我得到了知识的熏陶,当时无课可上的先生或许也得到一种快慰。我感到先生虽然不是一个喜欢交际的人,但却是一个热情而健谈的人。他对康德、歌德有深入独到的研究,对中国传统哲学也有深刻的思考,特别是对《周易》的研究颇深。他原是诗人,喜欢用散文的形式表达思想。研究先生的美学思想,看似容易,其实很难,对传统文化、对先生的思想缺乏深度的了解,就很难将他的言简意赅的思想讲透。我觉得,在对中国美学特征的体悟上,他比先生要深入一些。

8、《灵魂的最高处》 本森 中国华侨出版社

在北大的时候,我没有拜访过先生,当时有一个很简单的想法,先生是哲学系的老师,我作为哲学系的学生去拜访,先生不会拒绝,先生是西语系的,他是否乐于接待我呢?直到1958年看到先生翻译的黑格尔《美学》第一卷,觉得黑格尔《美学》的翻译出版是中国美学界不可小视的一件事情,我给先生写了一封信,向他表示祝贺与感谢,他也回信给予我鼓励。1962年,我到北京参加王朝闻主编的《美学概论》,先生请先生为编写组的同志专门讲美感问题,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先生。我感到他的论述十分精到,且是一位可亲可敬的老师。随后,我去燕东园拜访他。我记得先生很热情,很关心我,和我谈了不少事情,还希望我努力学习外语,但说来惭愧,我学了英、德、俄三种语言,没有一种是坚持学通了的,只能借助字典吃力地阅读。现在我还保留着他给我的几封信。先生在介绍西方美学方面做了很多的工作,对中国美学学科的建立起了重要的作用。他的思维和表达方式都是西方分析性的,这一点先生不同。另外,就对西方美学的吸收来看,先生接受维柯、克罗齐的东西较多,先生主要是承继了德国美学的传统。上世纪50年代,先生的美学思想转向马克思主义的实践观,这是一个了不起的自我超越。

图片 8

我与先生认识得较早,读书期间,我开始发表一些美术理论的文章,引起了他的注意。他常常让我参加一些学术活动,从编美学教材看,他是主编,是我的上级,从年龄上讲,他是我的前辈,但我们又是“忘年交”,直到现在还经常联系。先生本来是搞雕塑的,《毛泽东选集》上毛主席的雕像就是他的杰作,我以为在所有毛泽东的画像中,这个是最成功的。他是一个完全中国化的美学家,善于从平凡的现象中看出美的东西来,作品美还是不美,他往往能讲出许多道理来。有人以西方哲学家的美学来评判先生的美学思想,这是隔靴搔痒。他继承的是中国艺术家美学的传统,他的艺术评论不同于一般的艺术评论,能在具象化的评论中提出带有普遍性的美学观点。“文革”结束后,我提议将他的论文编成集子,后来,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的他的三卷本的论文集,就是我帮助编的。

《灵魂的最高处》精选了亚瑟·本森优秀作品中的精彩著述编译成集,在书中,亚瑟·本森结合自身经历,以理性的思维和生花妙笔,对于人生各个方面表达了自己独特而深刻的看法。希望这些穿越古今的经典话语,能激励浮躁世界中的我们静心思考人生并反思内心。

●听了您的这么多回忆,我想,可用“薪火相传”一词来描述中国当代美学的发展过程,其中某些内在的东西,既充满矛盾,又充满张力,推动了当代中国美学的发展,但怎样从理论上说清这一点?

9、《现代中国思想研究》 张汝伦 上海人民出版社

■说简单一点,如何接受、消化西方美学资源,使之本土化和如何发掘、阐释中国传统美学资源,并使之世界化,这是一个完整命题的两个方面,我的立场就是以马克思主义的实践美学对此加以研究。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