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宋词鉴赏: 曾揆《南柯子》宋词鉴赏

2019年11月30日 - 诗词歌赋

南柯子

深院寂。一点春灯衔壁。空说销愁须酒力。病多禁未得。
遥望西楼咫尺。争信今宵思忆。伴我枕头双泪湿。梧桐秋雨滴。

  全词抒发的是一位夫在边关的闺中思妇离索孤寂的情怀。词首二句“桐叶凉生夜,藕花香满时”在环境的描绘中交待了思妇所处的时令和具体的活动时间。时令是在荷花飘香的夏末秋初。时间是在一个梧桐下叶凉意微生的夜晚。尽管词人笔下描述的是一派良辰美景,然而,对于闺中独处的思妇来说却又是一个难眠之夜。“几多离思有谁知”正道出了她这个夜晚极端孤寂的内心世界。这一句告诉读者,这位思妇不仅离愁别绪无穷无尽,而且无人理解,无处诉说。因而在寂寞无聊之中,只有“遥望盈盈一水、抵天涯”。盈盈一水,用《古诗。迢迢牵牛星》“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成句,暗示征夫与思妇相离如牛郎织女虽只一水之间,然而却睽违两地,如隔天涯,无由相会。

山衔日。洒酒西风独立。一叶扁舟流水急。转头无处觅。
去则而今已去,忆则如何不忆。明日到家应记得。寄书回雁翼。

  词的上片景语与情语貌似神离,实质乐景悲情对照反衬,效果更佳。

桐叶凉生夜,藕花香满时,几多离思有谁知。遥望盈盈一水、抵天涯。
雨洒征衣泪,月颦分镜眉。相逢又是隔年期。不似画桥归燕、解于飞。

  过片“雨洒征衣泪,月颦分镜眉”二句状思妇为丈夫裁制征衣时的情态。时已夏末秋至,凉风渐起。“秋风吹妾妾忧夫”(陈玉兰《寄夫》)。思妇自然会想起这戍边陲的丈夫。“雨洒征衣泪”应是“泪雨洒征衣”。形容思妇在剪裁缝制征衣时“剪声自赏和肠断,线脚那能抵泪多”(叶正甫妻《寄衣》)的凄苦情态。“月颦分镜眉”。同样因格律之故而应是“眉月分镜颦”。闺妇对镜凝望,双眉紧锁。眉月,指女子眉如新月。思妇为何流泪和颦眉?因为“相逢又是隔年期。”夫妇相聚之期尚在数载之后。隔年,自非是明年,而是相隔一年乃至几年。“又”字点明相会之期一再延宕,渺远无限。煞尾二句“不似画桥归燕、解于飞”抱怨人不如燕。于飞,比翼双飞,常用来喻指夫妇和谐亲爱。典出《诗经·大雅·卷阿》。燕子按时返归,于画梁之间,成双成对,比翼飞翔。而人呢?言外之意却不能象燕子那样出则成对,入则成双,长相厮守,永不分离。绾束二句咏物寄怀,揭示主旨。凄怨之情,溢于言表。(沈立东)

芙蓉帐冷翠衾单。魂梦几曾闲。怎禁未许,茫茫烟水,叠叠云山。
云时频把归期约,远不过春残。而今已是,荷花开了,犹倚栏干。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