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蔡书生的一脚

2019年11月28日 - 古典文学

话说啊,在杭州北关门外有一所高档别墅,深宅大院,雕梁画栋的,虽说不是市中心,但是按照现在的房价怎么也得32000一平米,可这么牛逼的房子居然空着,这古人就是浪费,你说改成个洗脚房、按摩院啥的多好的事啊。

文/马德

“嘘”小点声我偷偷的告诉你:“闹鬼啊,太他妈的吓人了”

袁枚的《子不语》中讲到一个蔡书生,说杭州北关外有一座房子经常闹鬼,别人不敢买,他买下了。

“什么?闹鬼?表吓我啊?你亲眼看见过?男鬼还是女鬼?”

家人都不愿跟他住进去,蔡书生就一个人住了进去。这天晚上,他秉烛读书到夜深,果有一漂亮女子翩然而来,脖子上系着红绸子,看到蔡书生后深深一拜。拜完后,就不慌不忙在房梁间结绳子,结好后,便把脖子伸了进去。女子还在旁边也挂好了一条绳子,召唤蔡书生来。蔡书生会意,就把自己的一只脚伸了过去。

“我倒是没亲眼看见过,但是我二大爷的侄子的同学的四表婶的三舅妈的邻居看见过,这么近的关系,大家都这么熟了,没有理由骗我吧?是个女鬼”

女子说:错了。蔡书生一笑,说:是你错了吧。你因为错了,才有了今天。我可没有错!女鬼听过此话,似有所悟,伏地痛哭,朝着他拜了两拜,飘然而去。至此,这座房子,就再没有闹过鬼。

反正无论是想死还是不想活的都不敢去住,所以啊,房东只好前门上锁、后门上闩的把房子锁起来了,以为能把鬼锁在里面。

后来,据说这位姓蔡的书生,科举登第,官至方伯,即做官一直到布政使之职。

要我说没文化真可怕,用朴素、严谨的科学唯物主义理论来解释为什么上锁是瞎子戴眼镜?因为据科学家研究鬼的密度是氢气的18分之一,我都想抓几个去鬼冲气球去卖了,那么轻的物质是你丫的两把破锁能锁住滴?愚昧。

按下这位老兄科举及官运亨通之类的不表,且就读书一事来说,他一定没有读成书呆子。漂亮的女鬼,给他在房梁间拴了一个绳套,然后,召他过去。此后发生的故事,可能会设计出无数个版本,但是绝不会想出蔡老兄的这个版本。是的,他给对方的,是无关痛痒的一只脚。

且说有个姓蔡的学生听说了,不知道是图便宜,还是觉得自己会个三脚猫、四门斗的,得瑟的非得要买这个房子。

真是让人拍案叫绝!

在这里容我我深刻的剖析一下这小蔡同学的心理活动啊:

生活中,的确会有一些设计好的圈套和陷阱,等着我们去钻。有时候,看似人世险恶,让自己无处可逃。但反过来一想,也不全是他人够损,而是我们太孙。在生活面前,总显得被动而无奈,始终缺少一种解套的智慧。明明知道是飞蛾扑火,但最终还是要奔着火而去,然后,再把所遭逢的一切,都归咎于命运。

第一、这小子平时八成看《聊斋志异》看多了,让老蒲头给忽悠瘸了,以为能遇到点女鬼、野狐啊啥的,既有艳遇,又没有生命危险,因为老蒲头写的《聊斋》里面的女鬼都是心地善良,貌美如花的。

梁上有套,不过是生活,心上有套,就真是命运了。

第二、这小蔡同学也被不住是想当官想疯了,因为历届杭州市的新市长上任都是从京杭大运河过来,从北关门进杭州市,文武百官都要去迎接,在北关门外设有候官亭。所以这小蔡同学准备买下这个房子之后,每天除了准备3+X的
高考以外,就是从北门出出进进的闭着眼睛遛弯,意淫着自己就是新任市长,前呼后拥,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红旗招展、人山人海的。那感觉比白云大娘签字售书都爽。

蔡书生的一脚,看似机诈,实则灵巧,看似圆滑,实则可爱。这一脚,其实是一种与生活周旋的能力。这种能力,于每一个人来说,都是少不得的。

第三,这小蔡同学开始八成也就是那么随口一说,吹吹牛B败败火。身边有那实心眼的信以为真了,开始劝他别买,这小蔡同学被劝得脸挂不住了,就像俩人打仗似地,没人拉着八成吵吵几句就都蔫退了,不劝还好点,越劝越来劲,估计董存瑞去炸碉堡的时候,连长带着一连的人假装劝了他好几个小时,让他别去了,把这四虎子终于圈了得热血沸腾,手持双面都有胶的炸药包就冲上去了,看来选择做一个牛逼闪闪的青年有时是要付出生命代价的。

有一些平时和小蔡同学关系不错的哥们就劝他:“这屋房价是低,但是满杭州市的人都知道屋里闹鬼啊,你别图这便宜啊。”可这小蔡同学呢,后弄出了一个购房理论:买自己的房,让别人劝去吧。

不论咋说,这房子终1500一平成交了,可小蔡的家人是不敢和他一起去住。没办法蔡同学晚上和几个哥们去地摊捋了一顿肉串子,闷了半斤二锅头,又喝了几瓶冰镇小啤酒盖盖帽,喝高了,以为自己是智取威虎山的杨子荣,彷佛前面不是鬼屋,而是座山雕盘踞的林海雪原。一头就扎鬼屋去了,进去嘎哈呢?点盏小破油灯干坐着,你说这不有病嘛你说。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