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彭德怀指挥的兰州战役使西北走上光明大道

2019年11月23日 - 古典文学

资料图:红旗插上沈家岭

图片 1

兰州战役,是解放战争中惨烈的城市攻坚战之一,我军战史把它与上海战役并列为“着名的城市攻坚战例”。这一伟大战役,是中国共产党人的骄傲,是人民军队的光荣,是兰州人民的自豪。在纪念兰州解放60周年之际,再次将那段气吞山河的历史画卷呈现给人们,用以告慰为兰州解放而英勇献身的革命烈士,同时也是为了让全省军民铭记参与解放兰州的全体将士和支前群众的感人壮举,珍惜革命先烈用鲜血换来的幸福生活,维护各民族大团结的良好局面,从而进一步振奋精神,大力推动全省经济社会发展和国防建设,为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开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新局面作出新的贡献。

兰州战役是解放战争时期,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在甘肃省兰州地区同西北国民党军队进行的战略决战,战役发起于1949年8月12日,至8月26日结束。兰州战役后,国民党在西北的势力被基本清除,也结束了马家军、胡宗南在西北长达40余年的统治。担任这次战役总指挥的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司令、第一野战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彭德怀。兰州战役充分展示了彭德怀杰出的军事指挥才能。

一、解放西北兰州战役成为决定整个进程的关键

兰州在地理位置上处于甘、宁、青、新的交通枢纽,解放前是西北政治、军事中心,是国民党西北军政长官公署所在地。马家军在此苦心经营几代人,根基深厚,气焰嚣张。

兰州是西北第二大城市,为国民党西北军政长官公署所在地。兰州北临黄河,南靠群山,地势险要,易守难攻;南山环抱城垣,并有多年修筑的永备工事,通向城内的环山公路与各主要阵地相连接,构成了完备的防御体系。

经过三年的解放战争,尤其是随着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的决定性胜利,国民党的精锐部队几乎丧失殆尽,在军事、政治、经济上濒临绝境,我人民解放军从根本上改变了长期战略劣势的地位,解放全中国成为历史的必然。1949年4月21日,毛泽东主席和朱德总司令发出向全国进军的命令,渡过长江的百万雄师,以摧枯拉朽之势横扫残敌,相继解放了南京、上海及江南的大片领土,并开始向东南、中南、西南进军。国民党政府分别向台湾、广州、重庆败退。在这种情况下,仍不甘心失败的蒋介石集团把后的希望寄托在盘踞西北的胡宗南、马步芳、马鸿逵部和退缩西南的白崇禧身上,企图保住西北和西南地区,待机卷土重来。

对于兰州战役,中央军委与毛泽东从全国与西北战局出发,首先制订了“钳马打胡,先胡后马”的战略方针。随着战局的推进,而后又制订了兰州战役的“分割二马”和“钳胡打马”的战略战役方针。

4月28日,毛泽东把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司令员兼第一野战军司令员彭德怀从太原前线召回北京,商讨制定了“钳马打胡、先胡后马”的战略决战方针。按照这一方针,第一野战军在“扶眉战役”中消灭胡宗南主力后,趁胜追击“二马”(马步芳部亦称“青马”,马鸿逵部亦称“宁马”)。毛泽东致电嘉勉彭德怀:“打胡胜利极大,甚慰。不顾天热,乘胜追击打马战役是很对的。”

为了解决兰州战役兵力不足的问题,毛泽东特意安排彭德怀接替病中的徐向前指挥太原战役,要他熟悉准备调往西北的华北野战军和第一野战军参战部队。

面对解放军的强大攻势,全线撤退的青、宁“二马”处于战、退两难的维谷之中。战则惟恐遭30万解放军的包围歼灭;退则担心失去甘、宁咽喉要地平凉,造成解放军直捣兰州、银川的不利形势。经过权衡利弊、反复斟酌之后,“二马”在静宁召开军事会议,制定了平凉会战计划,准备依托六盘山,在平凉地区与我第一野战军决战。

4月28日,即太原解放后的第四天,毛泽东把彭德怀从太原前线召至北平,专门研究了解决西北问题和解放兰州的方针。他指示彭德怀一方面争取用北平和平方式解决西北和兰州问题,一方面强调必须有在军事上实行战略决战消灭胡、马主力的充分准备。

根据西北战局的发展,7月19日,第一野战军在陕西宝鸡县虢镇文广村召开了军以上干部会议,决定由原来的“钳马打胡”变为“钳胡打马”,并提出了实施平凉战役的作战计划。党中央和毛泽东完全同意彭德怀制定的平凉战役计划,强调说,打马是一个严酷的战役,要做好付出较大代价的准备,千万不能麻痹、疏忽大意。遵照这一指示,第一野战军总前委及时对“钳胡打马”计划作了具体部署。

华北野战军部队入陕后,敌我兵力悬殊的状况彻底改变。我军在西北的兵力由5个军猛增到13个军。彭德怀巧妙运筹,指挥这些部队,成功地在陕西宝鸡地区进行了扶眉战役,歼灭了装备精良的蒋介石嫡系主力部队胡宗南的4个军共3.3万余人。毛泽东致电嘉勉彭德怀:“打胡胜利极大,甚慰。不顾天热,乘胜举行打马战役是很好的。”

7月19日,彭德怀在陕西宝鸡县虢镇文广村召开第一野战军军以上干部扶眉战役总结大会上,发出向甘肃、向兰州进军的命令。为此,彭德怀重新调整了兰州战役作战部署:十八兵团六十二军和第一兵团第七军在西安、天水一线钳制胡宗南残部,并准备追歼南逃之敌。十九兵团为右路,由西兰公路直驱兰州;第二兵团为中路,经陇县、通渭西进,与十九兵团合歼兰州守敌;一军、二军攻占天水后,迅速抢渡洮河、黄河直捣青海。十八兵团六十二军为左路,取道陇西、临洮、临夏,向马步芳老巢西宁进攻,切断兰州守敌退路;十九兵团六十四军在海原、固原地区钳制宁夏马鸿逵匪军。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