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短篇小说:两只猴子

2019年11月23日 - 书评随笔
短篇小说:两只猴子

摘要:
这是个古老的故事,古老到谁也不知道它是真是假。在很久以前,当时的撒哈拉还不是如今的沙漠,而是一片广袤无边的巨大森林,连绵万里而不断绝。而在这古老的北非大丛林里有两只猴子,它们强壮`勇敢`无所畏惧,它们

图片 1

这是个古老的故事,古老到谁也不知道它是真是假。

无论任何时代,沙漠对于埃及人来说,都是一个充满敌意的存在。在古埃及人的认知中,撒哈拉深处一直存在着各种各样的恶灵,它们在沙漠里兴风作浪,无恶不作。如今的情况也差不多,如果没有重金相邀,埃及向导、导游,绝不会主动带着游客去西部的大沙漠里冒险旅行。带我们进白沙漠国家公园的贝都因司机,就用行动证明了这一点。

在很久以前,当时的撒哈拉还不是如今的沙漠,而是一片广袤无边的巨大森林,连绵万里而不断绝。

图片 2

而在这古老的北非大丛林里有两只猴子,它们强壮`勇敢`无所畏惧,它们向往森林之外的世界,它们是老猴王的孩子,未来王位的继承者。它们是猴族未来的希望,它们就是——阿飞和阿呆。它们本来拥有璀璨的明天,可是撒哈拉的诞生打碎了这一切。

一般来说,在埃及外国游客是不允许私自开车进入撒哈拉任何一片沙漠地区旅行,这主要是出于安全方面的考虑。游客如果想去沙漠地区旅行,要么骑骆驼,要么徒步,要么请当地贝都因司机开越野车带你去,只有这么几个办法。

这一天,雨下的不是很大,却乌云密布,电闪雷鸣,巨大的闪电仿佛能劈山裂地,震耳的雷声则响彻九天。阿飞以及它的族人们惶恐的跪下,欣然的接受来自天空的惩戒,只有阿呆淡定的望着天空,一直那么望着。

图片 3

忽然,天空劈下一道雷电,点燃了丛林深处的某棵干枯的树干,“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火星四射,点燃了一棵又一棵干枯的树,灼烧着万物生存的希望。大火三天不熄不灭,一直丛林深处燃烧到阿飞阿呆族人的聚集地。无奈,阿飞和阿呆只好带领着族人兵分两路,一路向北,一路向南探索生存的道路。

我们的拍摄器材较多,而且需要在沙漠里面宿营,徒步骑骆驼都不方便,所以就从当地请了贝都因司机帮忙开车。沿着那条连接拜哈里耶绿洲和费拉菲拉绿洲的沙漠公路,我们进入了埃及白沙漠国家公园(距离费拉菲拉绿洲45公里左右)。

如今,几百万年过去了,阿呆的后代回来了。几曾何时,他们终于踏上这片让他们祖先着迷过的土地,他们穿过茫茫沙漠,举起手中的猎枪瞄准了阿飞的后代。

图片 4

别看以游牧传统为主的贝都因人平时性情彪悍,天不怕地不怕,可一旦进了沙漠,照样小心翼翼地控制车速,感觉就像新手司机。他们其实对远离公路是抱有一种莫名恐惧感的,在行车的过程中,车轮一直在沿着深深的车辙行驶,稍有大意,可能就会让车陷在沙里抛锚。

图片 5

这片180多平方公里的沙漠区域拥有全埃及最与众不同的白沙漠和风化岩石景观!遍布在沙漠里的大大小小的白色岩石造型十分奇特,它们可以让人联想到很多动物的形象。你看远处,几位“女人”正渐渐从地平线上出现了,隐约又有几头“雄狮”横卧在沙漠里,随着我们的接近,“雄狮”颈背上竖起的鬃毛甚至都能看见,而最绝的还是那几尊在远景中缓缓行走的“巨人”……我们的越野车仿佛驶入了一场巨型雕塑展!

图片 6

那边有一匹“单峰驼”,这边有一尊凝视远方的“狮身人面像”,视野的尽头耸立着一张戴着“尖顶帽的怪异面庞”……这样的奇观作品正是大自然这位伟大的“艺术家”持续用风和沙塑造出来的!

图片 7

在千百年的时间里,在一次次狂躁的撒哈拉沙漠风暴席卷下,附近沙丘上的沙粒经年累月啃噬着这些“石灰色”巨岩,此地便只剩下一堆堆白色岩石和黑色的石头子。而据地质学家说,白沙漠里这种到处都是的“白石头”其实并不是真正的岩石,只是数万年前的海洋生物残骸不断堆积后形成的一种变质岩。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