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内蒙克什克腾旗乌兰布统

2019年11月23日 - 古典文学

昭苏冬季的雪野 中国论文网 只有�F足 没有人迹 我的到来 不是寂寞 空旷雪野
布满了 乌孙王冷峻的呼吸 马群在窃窃私语 鼻孔喷出阵阵白气
四蹄掘开深深的积雪 眼神机警地看着远方 苍茫之中 汗腾格里峰 傲然屹立
凝霜的云杉 像天山之魂 蓝色的影子 在旋转 摇摆 泉如浓墨
将广袤的雪原尽情渲染 此刻 高原的风 发出了令人震颤的号令 精灵在呼喊
冬不拉在弹奏 马群在奔驰 云雾荡起 覆盖大地

2015年的冬天,寒风凛冽,我们取道河北承德的围场县奔向内蒙古赤峰的乌兰布统草原。内蒙古乌兰布统草原红山军马场一带,曾是康熙大帝平叛葛尔丹部族的战场。曾经的金戈铁马、血染天际的悲壮已经远去,留下的是春夏秋冬的流转和斗转星移的变迁。

图片 1

由于道路结冰,从围场到赤峰的公路严重堵车,我们只能背着装备沿着公路步行,据说有的大车司机已经堵了3天了。路边是一个小山村,我们前去拜访。天蓝如洗,宁静的山村,世上一切纷杂与它无关。

图片 2

汪星人对我的到来表示不满。嘿!那位带眼镜拿相机的,你哪的?

图片 3

尽职尽责的汪星人。

图片 4

哈哈,八戒的午餐,不知道它们在吃什么,但看出吃的很香。

图片 5

但没想到的是,哼星人吃完嘎星人再接着吃,好像他们的食谱是一样的。

图片 6

鸭子们吃完了去散步,每个人的动作是不一样的。

是夜,入住围场,认识了许多新朋友。第二天清晨我们直奔乌兰布统草原。一路上白雪皑皑,起伏的山丘轮廓仿若水墨入画,公路两边堆叠着薄厚不均的积雪,厚的地方深达几十厘米,茫茫雪原中唯有两条车轮的印迹;偶见几匹牧马,呆傻迟顿懒懒的样子,倍感苍茫寂寥;桦树、松树的枝干上顶着零星的积雪,以傲然的姿态迎接着新的霜雪……一路颠簸,天幕也渐渐揭开朦朦的面纱,如洗的蓝天,悠悠的白云,银装素裹的雪原,笔直的松林,零星的蒙古包,远方起伏的山峦就这样收入眼帘印进脑海……

图片 7

在安装了雪地胎的越野车里拍照

图片 8

拍下乌兰布统的美景,犹如中国水墨丹青,人的心灵也快融化了。

图片 9

牧归的羊群。它们由头羊带领,有秩序地回到村庄。

图片 10

夕阳西下,羊的身影印在了雪地上。

图片 11

牧归的羊群,围栏中的牛群,好一幅田园风光。

图片 12

冰天雪地中的一对情侣,白马王子的童话。

图片 13

爱情的故事在冰晶玉洁的世界里演绎。

图片 14

雪中的白桦林

图片 15

雪中的白桦林

图片 16

蓝天下的白桦林

图片 17

蓝天、白雪、白桦林,人也醉了。

图片 18

蓝天、白雪、白桦林,人也醉了。

图片 19

雪中的白桦林。

图片 20

冰天雪地的水墨画。

图片 21

围栏、牛群、雪地、白桦林,人在画中游。

图片 22

水墨画般的雪野。

图片 23

水墨画般的雪野。

图片 24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