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今年水稻收割早已结束,收粮的不多,卖粮的很少,是什么原因呢?

2019年11月20日 - 书评随笔
今年水稻收割早已结束,收粮的不多,卖粮的很少,是什么原因呢?

摘要:
小丰村农民们一家一户种的田都不多,收获的粮食放在自家的小院里,收拾的规规整整,这是大家唯一的经济来源因而都急切的盼望着早一天能用它来换钱。农户们的生活几乎都是这样,上一年的卖粮款在今年春起到秋收这段

问:今年水稻收割早已结束,收粮的不多,卖粮的很少,是什么原因呢?

小丰村农民们一家一户种的田都不多,收获的粮食放在自家的小院里,收拾的规规整整,这是大家唯一的经济来源因而都急切的盼望着早一天能用它来换钱。

图片 1

农户们的生活几乎都是这样,上一年的卖粮款在今年春起到秋收这段时间里都花得一干二净,有些还有借款,所以秋天里粮食一收回来便急着往外卖,不过时间长了大家也发现粮食价格总是在初起的时候较低,随着时间的推迟粮价会有一个小幅度的上涨,不过这也不是定数,有时还会出现大幅度的上涨,或小幅度的下降。不过人们总是希望自家粮食能卖上一个好一点的价钱,因而初起粮价格不理想,便会状着胆子往后等一等,杨二叔就是其中一个。

原来需要交公粮时,我们那基本上家家户户会种早、晚两季稻,因为种的少了可能都不够交粮的,遇到风调雨顺的年份,交完粮食还有剩余,要是遇到年份不好的时候,上交的粮食数量不能少,自家不够的只能欠着或者找别人家借粮。自从取消了这一制度后,我家就没有再种过早稻,这么多年一直都是种中稻,其他人家也差不多,已经很多年没有体会过“双抢”时忙碌的场景了。现在正是中晚籼稻集中售粮的时候,今年的早稻、中晚稻、粳稻的最低收购价分别为1.2元/斤、1.26元/斤和1.3元/斤,早稻总产量同比下降,降幅为8.1%,中晚籼稻和粳稻的情况虽然现在还没统计出来,但情况也差不多,多地出现不同程度的减产。今年水稻收割早已结束,收粮不多,售粮的很少,这是为何?微尘微视界认为有以下几个原因。

杨二叔就是小丰村的一户农民,上一年给儿子取了亲完成了终生一件大事,可也掏空了老底,手里分文没有了。春起卖种耕种以及老俩口的开销都是他的外出借贷,现在已是冬天了,越到年关越缺钱,杨二叔急的就像热锅上的蚂蚁,入秋粮食刚刚收加来的时候也来过两个粮商,因为价格太底没卖成,右自那以后便一直没有卖主结果就拖到了现在,
谁都清楚自家的那点粮食如果没有熟人送到粮库也卖不上高价钱,不过杨二叔有个依靠,就是村里的小梁,小梁是个相对的种田大户,粮多自然吸引卖主,同住一屯他家来了卖主自然也不会将自家落下。

一、大部分农民只种自家口粮,没有多余粮源出售

在2014年、2015年水稻最低收购价相对较高,早稻、中晚稻、粳稻的最低收购价分别达到了1.35元/斤、1.38元/斤和1.55元/斤,随后水稻价格开始往下走,连续里面都出现小幅度下调收购价的现象。而另一方面种粮的成本却在增加,种子、农资等费用基本上上涨了30%以上,再加上不利天气因素不断增多,很多农民觉得种粮没有保障,辛苦不说,价格还不高,属于看天吃饭的行情。如果是选择外出务工,收入还比较稳定,效益好的话一个月的工资可以抵10亩田的产量。如今大部分农民只种一些自家的口粮,并没有像原来那样只要有田就种些,这种主观意愿的转变,使得很多农民售粮心态发生改变,并不指望靠卖粮食来支撑生活开支。

果然,就在这个星期天的下午一辆白色的小轿车突然停到了杨二叔家门口,杨二叔不知是谁,见到来客便迎了上去,“看看你家水稻”从车上下来的那位穿着阔绰高高胖胖的中年男人一边走一边说,随着就来到了稻堆傍边,“你种的水稻是什么品种”,杨二叔支支吾吾也没说却切。二叔种水田也是头一回,水稍稻品种很多,哪好哪坏天才晓得,二叔只是随便买了一种就种上了,对于那繁琐的名子压根就没往心里记,其实这些收食商贩都是行家里手一看就明白,问问粮主也就走个形式,粮主说什么根本不起作用,关键是食商自己检验的结果。看粮之后粮商说出了一水稻品种,杨二叔还是没往心里记,记这个还有什么用呢?他在意的是这粮到底能卖多少钱。“这种水稻三等都够不上,验没验过能出多少米?有没有塑料袋我装点米验一验”这食商好似自说自话的到堆上去捧米,杨二叔却心凉了半截,把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只见二婶麻利地从屋里拿出一个塑料袋递了过去,这粮商便将捧起的水稻放了进去,“走吧!到你们屯西头的那家去验去,那家也有水稻,一起验”,杨二叔一听就知道他说的是哪一家,因为屯里除了他家和小梁家之外就没有种水稻的了。

二、稻谷价格弱势运行,基层农户存在一定的惜售心理

近些年水稻的价格处于偏低的水平,今年水稻的最低收购价虽然没有继续下调但实际上市场上已经感受到上涨乏力。就拿11月4日的收购价来看,早籼稻的平均收购价为1.21元/斤,中晚籼稻的平均收购价为1.25元/斤,其中河南地区收购价为1.17元/斤,粳稻的平均收购价为1.33元/斤。这样的价格跟农民预期的价格存在一定的差异,特别是部分地区受天气因素产量减少,稻谷的品质也有影响,实际上粮贩给出的价格比这个更低,有的甚至低于1元/斤。在这种情况下,农民把粮食收割后,会先把粮食储存起来,等行情相对好些时再考虑出手,那样种粮的收益会相对好些,这也是无奈之举,虽然囤粮惜售有一定的风险,但又不得不这么做。

“二叔,水稻怎么不抓紧卖啊!”小梁笑啼咧的对杨二叔说。“有你在还用胆心我的水稻被落下”杨二叔知道小梁说的是玩笑话,也想玩笑的回上一句,只是心里有了太多的胆心终没笑出来。屋子里好多人,还有两位粮商的同伴早以等后在那里了。杨二叔自觉家里粮食湿便放在了窗台上人阳光的地方,根本起不到什么作用的方法也没逃过粮商的眼睛,“别让阳光晒”粮商一边说,一边一把抓过塑料袋把它放在了屋地上,也许这是为了便于验米。粮商这次验米要验好几份给出的价位每斤1元6角1分和1元6角5分不等,其中有一个品种拿不定主意,给出了个估价1元6角。最后排到了杨二叔,“你这验没验过米”,粮商总爱重复同样的问话,验米是事实二叔也不好总是以沉默代替,“验、验过。”二叔低头看着米袋极其不安的说着,“多少个米?”“6点2个多,不到6点3个米。”商家一边听一边重新对杨二叔家的水稻进行验米,先测了水份说是水份超过15个就不能收,这给二叔弄的挺紧张,目不转睛的盯着测水的仪器,似乎要把自己的意愿注入其中以改变它的显示指数。结果终是出来了,15点7。僵直的外表与僵住一样的内心让他感觉到了与屋内快活空气的极不协调,他抬起脚意在让身体也动一动可又不知这脚要迈向何处,他抬起的脚只好原地方下,随后抬起另一只脚又原地放下,这样来回挪动了两三次。“测测米看看出米率怎样,如果出米率高的话咱也可以研究研究”,商人变脸就像变戏法结局意在有利可图。“你说验米验了多少个?”“6个2多点”二叔的声音非常低,似乎想极力把握这唯一希望又对结果充满了胆心。“你看看,才6个1,”“看这,把这碎米底子放里才6个3”商家又重新把米倒到手里左看右看,然后挑出一粒米放在了身边一位年轻人的手里,“你眼睛一比我眼睛好使,你看看,年轻人看了看也没看出什么来。”“这米带白点的就是病,检查时要是在我手中挑出五粒这样的米米业就干脆不收”,大家都对此都不懂他说什么也就是什么了。“我家前两年也种地,就出现过这种病,我都没敢加米,有人收就直接低价卖了。你说上次验米他们给了你多少钱一斤?”“1。44元一斤。”“那你应当卖呀,要我收的话也说1。43元一斤,就你这米不信去米业大机器走一走,人家会直接给你退回来,出米率太低,就你这品种要能出7个米,我能保证你2元一斤,那才叫好米,你这个可太不行了。”杨二叔可急坏了说到:“可不是吗?不是差几丝袋小粒品种上次我也就买了,其实没多少小粒,也是赶上那天家里有客,没功夫好好商量商量,你看看你能出多少钱?能行你就拉走。”听了这话商家开始犹豫起来,“你这米我得再去人家专业的地方专程再看看,看到底在人家那里会怎么样”他明白了杨二叔的太度自己也稳了起来,“这样吧,你给我留个电话费,我拿你的米去人家那里看一看再给你价”,就这样商家草草收场就要走了,杨二叔也无话可说,屋子里的人有说有笑去送别,可杨二叔怎么也高兴不起来,礼节性的目送粮商上了车,自已便一个人低着头回家去了。他能等到电话吗?结果会怎么样谁也不知道。

三、贸易商观望情绪较浓,市场行情活跃度不高

从大的方向看,水稻价格整体涨幅不会很明显,毕竟当前新粮供应量逐渐增加,而库存粮源居高不下,处于供大于求的现状,既然市场行情希望不大,此时贸易商失去了利润空间,自然会选择观望为主。原来我们那每到新粮收割后,基本上每天都有粮贩到各家去问是否有粮食卖,但现在基本上看不到粮贩的影子,农民想要卖粮要么是自己直接卖给没有种粮的农户,要么就自己卖给粮站。一直以来,稻谷市场的处境是水稻总产量居高不下,同时水稻的消费量却是稳中有降,无论是口粮食用方面,还是深加工领域,都面临着消费需求并不明显,在市场活跃度偏低的情况下,产销不旺也就很正常了。

四、种植户售粮方式发生了变化

如今普通的农民基本上是种自家的口粮,很少会有多余的粮源来卖,说实话水稻价格的高低不会很在意,哪怕水稻价格低于1元/斤,也同样会坚持种水稻,粮贩对这种种植户不会抱有希望。还有的种粮大户,不会像普通的种植户那样,等着粮贩上门收粮,而是直接与粮库对接,如果是订单化种植的,更不会担心水稻销路问题。如今售粮方式出现转变后,也就再难见到产销两旺的场景,这种现象也不能说不好,只不过是一种现实变化,对于农民来说影响不大,该怎样的还是继续保持怎样。一些种粮大户直接对接粮库后,省去了中间的环节,节省了一些成本,上门收购的粮贩不多也不影响种粮收益。

总之,水稻进入售粮高峰期,收粮和售粮并没有出现明显活跃的现象,这也是实际情况,反映出市场行情变化,各方心态均发生了改变。出现这种现象是多种因素导致的,很难从单一角度去评价是否合适,对于种粮的农民来说,只要稻谷价格能够稳步上涨,那么种粮收益也会得到改善,种粮和售粮的积极性会明显提升,不过想要出现产销两旺的情况,单纯靠某一个角色的努力是无法实现的。需要多方共同努力。

以上为微尘微视界对“今年水稻收割早已结束,收粮的不多,卖粮的很少,这是什么原因”问题的理解。如有不妥之处,欢迎多多指导交流。

今天已经是11月10日了,就连最北方的黑龙江省也早在上个月末之前结束水稻收割了。按照每年稻谷销售情况,现在正是卖粮的季节,但是今年,确实出现了题主所描述的那样,不但收粮的不多,就连卖粮的老百姓也不愿意卖,这到底是咋回事呢?三农广讯最近几天到几个粮点和一些农户家走访时了解到,今年水稻销售迟缓的主要原因有这样几个:

第一个原因,目前水稻价格低于农民预期,农民观望情绪较重。主要因为今年种稻谷,化肥、农药和种子等投入较大,一亩地也就生产个1200、1300斤,籼稻价格也就1.2元左右,有的只能卖到1块1毛钱,甚至有的不到1块钱一斤,去掉投入钱,根本赚不了几个钱,很多人都在等价,价格低不想卖。在我们黑龙江绥棱这,普通稻子价格只有1.28元左右,价格比去年低,一年种一季,有很多农民就指着这点粮食,很多人都在等超过1块3再卖。现在看,目前的稻子价格确实低一些。

第二个原因,中间粮商收粮利润偏低,收购积极性不高。从中间商那了解到,现在即使1.28元收稻子,加上烘干、运输费用、人工费,以及整理损失的,一斤稻子的成本将达到1.33元左右,而卖给上一级粮食企业,也就1钱左右的利润,连2分钱都达不到,经营也没啥意思,如果遇到点质量差的粮,根本就不赚钱,多数都是如果遇到稻子质量好的,含水量低一些的,感觉收了能赚到钱的才收,是挑着收。还有一些中间商宁可闲着,也不愿意收稻子。

第三个原因,由于猪肉价格高,有些种植量少的就地转化,搞畜禽养殖。这也是今年的一个特殊情况,由于今年猪肉价格太高了,一斤猪肉30多块钱,普通农民买肉吃比较困难,所以就养殖一些鸡、鸭子、鹅和猪等畜禽,过年吃肉,这样就会有一些稻谷直接转化,也影响一部分销售。

总的来看,现在稻谷市场确实是有些交投清淡,卖不的不主动,收的不积极。在此,三农广讯认为,目前已经有江苏、河南、四川等5个省启动稻谷托市收购,粮食价格目前应是相对较好的时候,作为卖粮的农民要抓住时机,及时出售,不能一味的惜售,如果自家的稻谷质量不好,留到后期也涨不了多少价,不如现在就卖了;相反,如果质量比较好,可以留一留,即使后期涨不了多少,也不至于赔钱卖,但个人感觉最晚不能迟于12月中旬销售。

(文/三农广讯)

东北的水稻收割早已结束,正常情况下现在已经进入卖粮季。但是现在收粮的少、卖粮食的更少,什么原因?

1、价格差异大,农民还在观望、惜售。目前,我们黑龙江地区价格最高的是糯稻和黑稻,糯稻的价格现在东部地区已经达到了1.8元/斤,而黑稻的价格现在也稳居1.5元/斤以上的价格。至于说优质米品种,目前也是在1.45-1.5元/斤左右的价格。最低的是常规粳稻,扣水、扣杂,收购价基本都保持在1.35元/斤左右,一些水分大、出米率低的水稻价格更低。可以说,今年的水稻价格差异巨大。价格高的准备在观望一段时间,如果能涨价就多卖点;价格低的也在观望,看看能否在上涨个3分2分的,目的都是为了多卖点。所以,现在粮商有,价格也有,但是卖粮的太少,还处于观望、等涨价的态势。

2、距离还贷、还款的时间还较为充裕。现在刚刚进入11月,距离还贷款、还药款、还肥款还有一段时间,时间还算充裕。所以,现在农民朋友也不着急卖粮,着急的是粮食的价格是否能够在上涨一些。而且,这也是所有稻农的心里所想的。而且,往往到了还贷款的最后期限时间,才是卖粮食的最高峰。也是粮商集体压价、克扣水分、杂质、出米率的最集中时间。

因此,现在出现粮商少、卖粮食少的情况也是很正常的。都在想着在等等,没准还能涨点;粮商则在想,再等等,快还贷款的时候在压点价。

以上是我对这个问题的一些看法,如有不当之处请海涵。

  对于农民来说,水稻算是收益比较稳定的粮食作物了,今年稻谷收购仍将执行最低收购价政策。眼下,各地水稻收割已经接近尾声,粮库开始迎来水稻收购高峰。种植户的粮食都卖了吗?

  江苏省泰兴县水稻种植户印为民今年种植了2亩水稻,每亩收成不足千斤,他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按照稻谷现在1.55元的市场行情来算,扣除每亩种植成本600元,不算人工费用,刚好可以保本,算上人工费就是赔本。

  印为民说:“今年亩产一千斤不到,去年是一千四百斤。不算人工的话,种子一亩花费40多元,化肥农药好几百元,现在水稻价格是1.55元,我的粮食还没有卖,在观望。因为今年水稻都减产了,到后面价格可能会高一些。现在来看,可以保本吧,但算上人工就赔钱了。”

今年水稻收割早已结束,收粮的不多,卖粮的很少,是什么原因?

谢邀。截至11月上旬,主产区除了二季晚稻之外,2019年产中晚稻已经大范围上市。从价格来看,虽然初期受米厂抢新收购、地方储备轮换收购及上市量较少、部分地区新稻品质下降等原因,新稻谷价格出现了小幅上涨行情,但进一步上涨的劲头乏力,而且很多地区并没有高于2019年产中晚稻托市收购底价。

为此,国家近期分别陆续在安徽、河南、湖北、四川、江苏等省份启动了2019年产中晚稻最低收购价执行预案,在符合条件的地区以国标三等中晚籼稻1.26元/斤、粳稻1.30元/斤的价格收购农民交售的新稻。受此支撑,再加上春节临近,大米消费需求也将逐渐回暖,虽然对市场价格的有效带动不足,但后期水稻价格下跌空间预计已经被锁定,市场将围绕托市底价附近以稳定为主运行,其中优质优价将表现明显。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