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盘点古代的“到此一游”:石壁上多记载着诗句

2019年11月16日 - 诗词歌赋
盘点古代的“到此一游”:石壁上多记载着诗句

图片 1

古有题壁诗今有微信控 向世界证明我来过

坐拥天下,毕竟是少数人的机会,大部分人想要留名的心声是:这世界,我曾来过。

原文:

1

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

秀字秀诗秀才华   亭台楼阁尽是无处安放的情怀

在古代,题字赋诗留名的另一庞大群体,还有中国古代的文人墨客,他们还发展出一种“题壁文化”。

“题壁”二字最早见于《梁书》,史载侯景被梁简文帝“幽絷”后,“题壁自序”。

汉末师宜官是可考的最早题壁者之一。据《晋书》卷三十六转引卫恒《四体书势》云:“至(汉)灵帝好书,时多能者,而师宜官为最,大则一字径丈,小则方寸千言,甚矜其能。或时不持钱,诣酒家饮,因书其壁,顾观者以酬酒,讨钱足而灭之。”

师宜官,东汉南阳人,书法家。虽然题壁的具体内容我们已无从得知,但作为书法家的他,想必是题壁秀书法而获打赏。

其实,除了书法,更多的文人是题壁秀诗以获赞誉。据学者考证,题壁诗至唐宋最盛,通常是文人写于馆舍、楼台、寺院等地的墙壁上,或是即兴,或是应邀,通常以“题某某壁”为题,翻《全唐诗》或《全宋诗》,此类作品也委实不少。

唐代诗人李白就喜欢在墙上题诗。有一次,他在洛阳同华间传舍的墙壁看到有一首诗,惊为仙人之作。知道是安徽歙县人许宣平所题后,东游时特去拜访,但未能见到,离开时遂留下《题许宣平庵诗》:“我吟传舍诗,来访真人居……”李白死后,其位于今安徽马鞍山市境内长江边采石矶附近的墓地,也成为后人涂鸦之地。

李白壮年时到处游山玩水,更是在各处都留下了诗作。当他与杜甫登上黄鹤楼时,被楼上楼下的美景引得诗兴大发,正想题诗留念时,忽然抬头看见楼上崔颢的《黄鹤楼》: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相传李白连称“绝妙、绝妙!”并用四句“打油诗”来抒发自己的感怀:“一拳捶碎黄鹤楼,一脚踢翻鹦鹉洲,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便搁笔不写了。

到了宋朝,题壁诗的文化也被诗人们传承下来。被称为“小李白”的陆游也很爱题壁。他曾有诗曰:“老去有文无卖处,等闲题遍蜀东西。”意思是说自己年纪大了,有文才也没地方“卖弄”,只好在蜀地到处题写。有趣中带着一丝无奈。

还是这位陆放翁,年轻时遵循母命,休了爱妻唐婉,后来游沈园又遇见她。陆游怅然许久,在园壁上题下一阙多情的《钗头凤》。次年,唐琬再次来到沈园瞥见陆游的题词,不由感慨万千,于是和了一阕《钗头凤》(世情薄),不久便抑郁而终。

陆游自此更加重了心灵的创伤,悲悼之情始终郁积于怀,五十余年间,陆续写了多首悼亡诗,《沈园二首》即是其中最脍炙人口的两首。被后人称作“绝等伤心之诗”,是古代爱情诗中不可多得的精品。

此外,宋代可考的著名的题壁诗还有王禹偁《题僧壁》、苏舜钦《题花山寺壁》、王安石《书何氏宅壁》、杨万里《题龙归寺壁》、陆游《题酒家壁》、苏轼《题西林壁》等等。

题壁诗之所以兴盛,主观方面是文人们秀字秀诗的表达欲,而客观来说,唐宋时期虽然已经发明了雕版印刷,但由于当时印刷能力很有限,而题壁简单易行,只要把作品写在墙壁上,天南海北的过往行人便可见而读之,于是墙壁就成了文人墨客“发表作品”的主要载体之一。而诗歌用字洗练,信息容量大,最宜壁上遣怀。许多诗文杰作,就这样被流传了下来。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2

出处:

晒旅游晒颜值晒幸福 最炫就是民族风

古时候,一些热门场所场所为免墙上脏乱无序有碍观瞻,发明专供题诗用的板子。板上先刷了一层白粉,被题上诗之后,如果不想保存,就可洗掉,重新粉刷一遍继续使用。这种板子,唐人称之为“诗板”;到了宋代,也有人改称“诗牌”。

这些“诗板”“诗牌”如同网络时代的BBS,题壁诗就像一个个帖子,传播迅速,更新快,甚至还有人跟帖回复。

随着时代推移,时至今日,“诗板”“诗牌”虽然消失了,但人们拥有了更多的发表平台。

从论坛到贴吧,从微博到微信,人们可以自由地发表自己的看法和感悟,展示文采。而与以往不同的是,人们除了晒诗文展露才华,越来越多的微博微信控们晒的东西越来越多,吃货晒美食、情侣晒恩爱、美女晒自拍、富人晒豪车……总之,晒一切可能晒的东西。

每到节假日,朋友圈更是会不约而同地开始摄影大赛,每组九宫格还会配一个位置定位,晒出游,刷屏狂魔们的潜台词其实只有一句——“世界很大,我来看过”,朋友圈里的照片、定位都是各位“到此一游”的标志。

而这所有的刷屏和滥晒,说到底都是一个“炫”字:到人未到之圣地,炫独到;入普通人难入之境(如国外),炫财富;在多得数不清的留名中再挤下自己的“到此一游”,炫存在;写下甜蜜爱情宣言,炫幸福;刻下龙飞凤舞字体,炫书法……而所有的“炫”,无一不是想向世界宣告,我曾来过。

苏轼《题西林壁》

背后的故事:

3

话说中国人无论到哪里去旅游,都喜欢在墙壁上写写画画。有人因此得出中国人素质低的结论。事实上中国人历来都喜欢在墙壁上写字或者画画。中国人有在墙壁上写写画画的传统,这是一种厅壁文化。如果古代不允许人们在墙壁上写字作画,那么很多好作品很有可能我们今天就欣赏不到了。很多作品最初都是文人们题写在墙壁上的。比如苏轼的《题西林壁》,再比如陆游的《钗头凤》,都是诗词中的经典。

不论题壁还是微博  做啥都想留点纪念

题壁文人和微博微信党们的共同点,除了晒不停的心态,还有一种“瑾以纪念”的执着,就是那种有事儿没事儿都想留点纪念的心态。

1969年7月16日,“阿波罗”11号登月,美国宇航员阿姆斯特朗成为首位登月的人类,他们在月球上插上星条旗,并留下了一块类似“某某某到此一游”的金属纪念碑,“公元1969年7月,来自行星地球的人类第一次驻足月球,我们是为了全人类的和平而来”。

这大概可以称作人类历史上著名的“瑾以纪念”了。

星际旅行太少见,出门溜达天天有,这种著名案例不常有,可普通点的就太多太多了,不信你查查那些题壁诗词,再翻翻你的朋友圈,有意气风发的状态,也有愁绪满满的状态,有感怀的,更有无所事事,就想发点东西的。

金庸《天龙八部》中,段誉跌入无量山山洞,以为自己必死,于是打算刻‘大理段誉毕命于斯’八字,可是石壁坚硬异常,累了半天,一个‘段’字刻得既浅且斜,殊无半点间架笔意,心想:‘后人若是见到,还道我段誉连字也不会写,这八个字刻下来,委实遗臭万年。’”

《水浒传》中,武松为泄愤在鸳鸯楼杀了张都监全家老幼妇小十几口,末了还要用鲜血在墙上写下“杀人者,打虎武松也”。

虽然这两段刻画,都是文学作品,不过也可见中国诸多“到此一游”君的心理,连临死前还想留下几个字,不忘纪念。

这不免又让人想起去年媒体报道过的四川一毛贼偷盗完毕,还在作案场所留下“小偷到此一游”,真是令人哭笑不得。

人们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在墙壁上写诗作画,现在已经无从考证了。不过,到了唐宋时期,在墙壁上写东西已经非常普遍。比如诗仙李太白,他的一些诗歌文章都是题写在墙壁上的。那篇《壁画苍鹰赞》就是他观看了壁画上的苍鹰图之后题写在墙壁上的。
关于李白题诗,还有一则小故事。

有一天,李白到南昌的黄鹤楼游玩,登楼览景,李太白心情大好,诗兴大发,便提笔要在墙壁上写诗。结果一抬头,看见前人已经写过一首。他于是轻声读了起来:

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

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

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

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

这是诗人崔颢题写黄鹤楼的诗句。李白读完后,觉得自己想写的诗比不上崔颢这一首,于是放弃了题诗。旁人问他为啥不题了,他回答说:“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这回答,既谦虚,又幽默。真不愧“诗仙”的称号。

除了李白,唐代大诗人白居易也是个爱在墙上写诗的人。白居易中了进士后,任秘书省校书郎。三年任满,他外放知县。近十年后,他被召回长安,任左赞善大夫。当他再次到以前工作过的秘书省,溜了一圈后,看到熟悉的办公室,而自己却再也不是从前那个年轻的“校书郎”,感慨万千,于是在以前的办公室墙壁上写下了《重过秘书旧房因题长句》一诗:

阁前下马思裴回,第二房门手自开。

昔为白面书郎去,今作苍须赞善来。

吏人不识多新补,松竹相亲是旧栽。

应有题墙名姓在,试将衫袖拂尘埃。

从诗的最后一句可以看出,十年前他在秘书省任职时就曾在墙壁上写过诗。这至少是第二次题写了。后来,他被任命为秘书监,再一次到秘书省工作。他又在秘书省的厅壁上题了一首诗:

槐花雨润新秋地,桐叶风翻欲夜天。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