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大头,大头是个猫

2019年11月16日 - 书评随笔

我真想告诉可怜的小老鼠:“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它可能就是不懂这句话才和猫朋友的。猫也太可恶了,既然交了朋友就应该诚实相对,不该做对不起朋友的事。做了就说对不起,你要是一直这样就没人和你做朋友了。
大家一定要牢记一句话: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可不要学老鼠和猫哦!

     
去年回家,听说老鼠又多了起来,但家人已没有养猫的念头,对于老鼠只是采取保守的防范措施——关好门窗。虽然,偶尔有隔壁家的猫路过,想来也只是打酱油的,没抱啥希望,至于狗,更别说了。

听了这个题目,大家一定很奇怪吧,既然它们是好朋友,又怎么成了敌人。那就来听听我的读后感吧!
冬天到了,猫和老鼠一起买了一罐猪油。并且商量好,不到天寒地冻的时候谁也不准偷吃。结果猫还是去偷吃了,每次都以亲戚生孩子为借口去偷吃猪油。到了真正需要吃猪油的时候,老鼠却发现猪油没有了。它这才恍然大悟,原来猫不是去当教母而是来偷吃猪油啊!可是一切都晚了。猫因为太饿了向它扑来,一口就把它吃掉了。

   
 初次见到大头的时候,它还很小,那时它刚来我家,估计也才断奶不久吧,体长还不足半尺,灰黑相间的毛看起来湿漉漉的,夸张地说,犹如同刚从水里捞出来一样,或许就是所谓的乳臭未干吧,只是头比同龄的猫要大得多。它总一天到晚叫着,兴许是孤独的原因吧。

   
 再见大头的时候,已是大半年过去了,这时的它,身长一尺有余,灰黑色的毛发比先前要光亮且蓬松,大大的头配上壮实的身躯,有种雄壮的感觉,听母亲说它是捉鼠好手,不免有些喜欢起来。都说猫是怕生的,但对我却很亲昵,每每踏着猫步路过我跟前的时候,总喜欢用身体蹭过我的裤腿,过后还发出响亮却带着些许温顺的“喵、喵”声,显然它已经把我当成它的主人了。家里的经济条件不是太好,它的饭食主要是猪油拌饭,偶尔加点鱼腥,改善伙食就得靠自己多捉老鼠了。

   
 大头也喜欢吃香的东西,看见我吃饼干的时候,它便会过来,一副很馋的样子,我掰一块放在手心,大头先是张嘴含过去放置在地上,然后用嘴两边的大牙咂巴、咂巴地嚼着,还发出极享受的“嗯、嗯”声……吃完还不忘来舔舔我手心的余味,那是一种有别于狗舌头舔过的麻酥感。只要我在家的时间,便经常和大头分享我的零食。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