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2012井冈山红色之旅之毛泽东旧居

2019年11月16日 - 诗词歌赋

重上井冈山 正值大雪时节

井冈山红色之旅 2012-10-31 15:49

许多事物 已被冬藏起来

祖居、故居和旧居。祖居是祖先住过的房子,故居是故乡的房子,旧居是名人曾经住过的房子。祖居可以是故居,也可以是旧居;但旧居一般不是故居和祖居了。

正如当日一场大雾

毛泽东的故居在湖南韶山,祖居在浙江江山清漾,当然还有更多的地方,这得看是哪一代祖先了。毛泽东的旧居就多了去了。
到井岗山,一般看的毛泽东旧居有三处,一在茨坪,一在大井,一在茅坪。

收藏了井冈的雄伟

茨坪,在明代以前叫柴坪,因这里长了许多柿树,所以亦称柿坪。明朝,这时出了个“探花”,故又称仕坪。1925年后,改称“茨坪”,“茨坪”这一称谓便一直沿用至今。在井冈山斗争时期,茨坪是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党、政、军的最高指挥中心所在地。

也收藏了尘世诸多风物

图片 1
茨坪革命旧址群是一组坐东朝西、土木结构的民房,位于风景如画的挹翠湖岸边,过去这里称为店上村。其中毛泽东旧居、红四军军部旧址、红四军军官教导队旧址、红四军军械处旧址、新遂边陲特别区工农兵政府公卖处旧址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湘赣边界防务委员会旧址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图片 2

毛委员在或不在

毛泽东旧居位于茨坪店上村李利昌家中,原是一家小杂货铺,面积798平方米。这里也是毛泽东与贺子珍在井冈山斗争时期共同生活和工作过的地方。
图片 3
1927年10月27日,毛泽东率领湘赣边界秋收起义部队来到茨坪,房东李利昌便腾出此屋的一半给秋收起义部队居住。到1929年1月的一年多时间里,毛泽东每到茨坪就在这栋房子的中厅右后间居住和办公。在此屋的厅堂里,毛泽东多次召开党、政、军的各种重要会议,研究部署根据地的各项工作。1928年11月6日,毛泽东在这里主持召开中共湘赣边界特委扩大会议,根据中央的指示精神,重新组织了井冈山根据地内党的最高领导机关——井冈山前委。此后,前委机关也在此屋办公。
当时红军的生活条件十分艰苦,毛泽东卧室兼办公室内的陈设非常简朴,床铺、桌椅都是房东家的。一张油漆剥落的长条形木桌上,只有一盏马灯、油灯,一方砚台和毛笔。除开会、外出、打仗外,毛泽东经常在此不分昼夜地看文件、写文章、制定作战计划等。井冈山的冬天格外地寒冷,毛泽东和红军战士一样,只穿两件单衣,睡稻草铺,盖一床薄薄的线毯。有时晚上办公时两只手常常被冻得不听使唤,他只好把线毯披在身上卸寒。为了节约用油,部队曾作过规定:营以上干部晚上办公每盏灯可点三根灯芯;连队站岗每盏灯只点一根灯芯。按这个规定,毛泽东晚上办公完全可以点三根灯芯,但他坚持只点一根。就在一根灯芯的油灯下,毛泽东起草了《井冈山的斗争》这篇光辉著作和四言体的《红四军布告》等。后来部队缴获了一二盏马灯,赠送给毛泽东,可他晚上办公时从不点这盏马灯,只在晚上开会或外出时才用。现在这盏马灯陈列在卧室里,成了一件珍贵的革命文物。
1929年1月14日,毛泽东率领红四军主力离开井冈山。这栋房子于1929年2月被国民党反动派烧毁,1961年重新修复,被列为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红四军军械处旧址也在院内,黄洋界上震敌的迫击炮就是这个军械处修的;图片 4
院子里有《井岗山斗争》的青铜雕。图片 5在军官教导队门口,有两个编草鞋的老乡。图片 6茨坪旧居前面原是一片稻田,早已建设成挹翠湖,景色优美,规划得很不错。图片 7图片 8图片 9大井旧居图片 10图片 11
大井毛泽东旧居位于江西井冈山市大井村中央,房屋坐北朝南,土木结构,因墙壁为白色,当地人习惯称它为“白屋”。1927年10月24日毛泽东率秋收起义部队来到大井村时,驻扎在“白屋”中的农民自卫军首领王佐,将他这幢兵营腾出给工农革命军做营房,毛泽东便居住在此屋的东厢房内。在与毛泽东旧居相邻的黄屋是朱德、陈毅的旧居。图片 12
这栋房子据说是广东一木材商人所建.毛泽东率领工农红军首次到达大井时就住在这里,当时这里还住有五户农民和王佐的地方武装。毛泽东同志的卧室在第二个院子里。大堂的左侧有一堵泥墙,泥墙上面有着无数个孔,据说是子弹打的。反围剿失败后,敌人窜入大小五井,大井村的房屋基本上被焚毁。“白屋”也毫不例外,烧得只剩一堵残墙,解放后进行重建。残墙做为历史文物仍嵌在里面。图片 13
毛泽东的旧居前有一棵树,树下有块乌黑的石头,据说是毛泽东当年读书的地方,叫读书石。图片 14
房屋的后面有两棵长青树,一株是海罗杉,一株是椤木石楠,因树木四季常青,被称之为“常青树”。1929年这两株大树被烧,后又发芽生长。当年毛泽东、朱德同志曾在此树下观看红军战士操练。图片 15
传说1976年毛主席逝世,这树也跟着枯了段时间。83年改革开放后又慢慢复活.因此井冈山人将其又称之为“神树”。

群山都保持着警惕

图片 16

五大哨口早已壁垒森严

图片 17

细细地打量着行人

茅坪位于黄洋界西北18公里处的山腰,这里崇山峻岭之中有一狭长的低谷,翠竹松林,梯田稻禾,溪水淙淙。以黄土墙、黑瓦片为特色的客家村落,从上世纪二十年代至今,似乎无多大变化。茅坪的八角楼和谢氏慎公祠等旧建筑得以保留下来,是。因为袁文才被冤杀后,他的亲戚部属反水,而茅坪是袁妻谢梅香的家乡,原来茅坪八角楼的主人是当地名中医,名叫谢池香,他与当时国民政府也有种种关系。于是“白色恐怖”时期的“三光政策”未曾祸及他的祖居地。图片 18
茅坪村村口,有高大的枫香树,还有一棵根部虬曲的梓树,它们的树根硬是将一片石岩顶开,分成两半。毛泽东当年经常在这树下看书,茅坪村民也过来和他聊天。毛泽东对群众说,你们看这个树,都把石头撑称两半了,它的生命力就像我们群众,如果我们团结起来,一定能够取得胜利。抬头望去,这两棵树的树形、枝叉似曾相识:仔细一想,在电影《闪闪的红星》的相关情节中似乎出现过,那是一组还乡团反攻倒算的镜头,十分恐怖,不堪回首!图片 19图片 20
穿过村前空地,进入谢氏慎公祠。这里是湘赣边界党的“一大”遗址。“一大”会场设在一个不怎么大的厅堂里,主席台是一张长条形香案,地上用砖块支起数排黑褐色木板,这是当年60余名与会者的座位。大会回答了“红旗到底能打多久”的疑问,并确立了毛泽东在边界党内的领导地位。图片 21图片 22图片 23
会址后面的墙上还存有当年红军战士写的几条标语。图片 24
在谢氏慎公祠后边,是个院子,院内三座青砖建成的连在一起的小楼,现在中间一栋陈列的是袁文才的事迹。图片 25
最左边一栋土木结构的二层楼房,这就是非常耳熟的八角楼。八角楼不是我想象中八角形的楼,原以为八角楼的外形是八角的,实际上却是房子的楼上有一个八角形的天窗,所以当地群众都习惯地称它为八角楼。八角楼原是老中医谢池香的房子,当年袁文才为照顾毛泽东的脚伤,让他住在这里,并派女游击队长贺子珍照顾他,贺子珍开始时就和袁文才的妻子谢梅香住一起,后来和毛泽东结婚了,才搬进八角楼里。沿着窄小的木梯上到二层,就来到当年毛主席生活和工作的地方。

山路渐入云端

图片 26图片 27
阁楼大小约10个平米,头顶有一个八角形天窗,墙上有一扇窗户,朝后山竹林开,房间较为明亮。左边的墙角放着一方床架子,看起来还没有学生宿舍的单人床宽。床边放着两个高背椅,中间有一对茶几,仅能放得下两个茶杯。

云雾缥缈之处 回荡着枪炮之音

图片 28
窗下是一方写字的桌子,是当年毛泽东用过的原物。桌上放着有两本毛泽东著作、一个油灯、一个砚台。油灯已被熏得乌黑发亮,当年红区用油紧张,规定连以上干部工作可以点三根灯芯,而毛泽东就只点一根灯芯,就着茶油微弱的光芒写下了旁边两篇光辉著作。那手边用过的砚台也有好几处裂口。图片 29

而大山深处 渐渐成了一座富矿

外屋摆放着一张餐桌,墙上悬挂着的是毛主席与贺子珍同志当年的照片。图片 30图片 31图片 32
楼梯下面是勤务员龙开富和黄达的住处。龙开富是一名“挑夫”,行军时,用一根扁担、两个箩筐为毛委员挑书籍、文件等,当然也做一些文件整理、保管等机要事务。解放后是解放军后勤部门的一名少将。人们戏称他是“挑出来的少将”。黄达是“马夫”,负责牵马、养马。解放后曾任辽宁省副省长、政协副主席、全国政协常委等职。图片 33图片 34
毛泽东当年带领秋收起义的残部上井岗,也是无奈之举,但与当时的中央坚持的城市武装夺取政权的策略是相反的。上了井岗山以后,党中央也反对毛泽东进行的井冈山根据地斗争,“你违背了中央的策略,仅仅是个人的军事投机”,毛泽东得到了撤销中央候补委员的处分。井冈山上物资、人员的匮乏导致的军事斗争的失败使得井冈山军民对于“红旗能打多久”的疑问久未消除,甚至导致1927年10月军中师长出走,12月团长投敌的现象。“如果井冈山当时的革命队伍不能得到正确的引导,那么这留下的革命火种会熄灭,这支队伍会走散”,解说教师说道:在这种情况下,当时毛泽东认为革命的根本问题是“答复革命根据地和工农红军能否存在于发展的问题、克服悲观思想”。

埋藏着红色的种子

1928年11月已是深秋,湿冷的秋雨秋风没有浇灭毛泽东的斗志。毛泽东披着一方薄毯,用一根灯芯点亮了八角楼上的夜夜光辉,写出的《红色政权为什么能够存在》、《井冈山的斗争》两篇文章打消了上至中央下到军民的疑问,照亮了井冈山根据地的前程。坚定了广大群众跟党干革命的信念,使得工农武装割据的思想得到传播和运用。茅坪景区外有一条小溪,溪边有个红军井。图片 35跨桥而过,一个小广场,塑的是《中国红色政权为什么会存在?》

也保存着先辈们的初心

图片 36

时近百年 俨然如那些翠竹

绿意盎然 崭新如斯

满山飘荡着好听的红歌

“十送红军”催下的热泪未干

寒流又一次滚滚袭来

井冈山一夜之间

冰天雪地 玉树琼枝

大片的竹林 纷纷匍匐于地

松柏也垂下一些柔弱的枝条

而主干不动声色 依然高耸入云

仿佛那些行走于五井之间的高大身影

顶天立地

八角楼的灯光

这是一盏平常的油灯

仅有一根灯芯

甚至不如普通的农家阔绰

而它昏黄的光亮

却超过天上所有的星星

透过这扇木质的窗棂

照亮了大小五井

进而照亮整个漆黑的夜空

毛委员点燃了之后

它就一直亮了下来

历经数次围剿

两万五千里围追堵截

西北高原北风劲吹

从东北到海南的枪林弹雨

这盏灯从没熄灭

直到天安门所有的华灯亮起

东方破晓之后

这粒小小的灯火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