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李煜简介

2019年11月16日 - 诗词歌赋
李煜简介

妾拟将身嫁与,一生休。纵被无情弃,不能羞。爱了便是爱了,世间女子大多如此吧。

李煜前期的作品,比较出名的有《菩萨蛮》,《清平乐》,《玉楼春》,《浣溪沙》,《渔父》,《蝶恋花》等等。这些早期的作品基本都是描写宫廷以及一些风花雪月的男女情事,有很浓的花间习气存在。

垆边人似月,皓腕凝霜雪。

在李煜前期作品中,他的词多是反应宫廷生活的以及男欢女爱的。其词风格多为绮丽柔靡,多为描写小年轻男男女女之间的相思之情,颇有诗经的味道。李煜的词大部分没有流传下来,现在仅存四十四首,其中也许有几首前期的作品是他人所著,但是可以确定的是由三十八首是李煜的。

思帝乡原来是唐朝教坊名曲,后做词牌,是一首小令。只是端己之比拟,使得这首小令大胆而不艳情。贺裳《皱水轩词筌》言:小词以含蓄为佳,亦有作决绝语而妙者。如韦庄“谁家年少,足风流。”之类是也。也难怪王国维会在《人间词话》里指出“端己词情深语秀”,“要在飞卿之上”;“温飞卿之词,句秀也。韦端己之词,骨秀也”。这首思帝乡真正体现出了骨秀二字。表现了痴情的女子,大胆的表达爱意的决然之心,具有浓郁的民歌之风,在花间中首屈一指。

  那么我们的主人公李煜就顺应大局接下了这个南唐的烂摊子做起了皇帝。李煜当了皇帝之后,便给北方的宋朝写了一封《即位上宋太祖表》。从这篇文章我们可以看出,李煜接下来的的确是一个烂摊子,这个同时也表达了他无意做皇帝。这一点在以后的皇帝生涯中也能够体现,因为李煜的优柔寡断,使得他犯下了许多政治错误——该杀的不杀,不该杀的杀了,就是其中重要的一点。不仅当皇帝的路没有能够走好,而且走得相当糟糕,尽管如此,但他在诗词史中的地位是非凡的。在亡国之后,他在汴京大书特书自己的亡国伤感之情,毫不畏惧。一句“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的豪迈思国之感,开创了词亦可抒情的先河。一首《虞美人》葬送了一代伟大的词人,但与此同时也造就了这位悲剧词人的千古流传。

非要说江南是一幅画的话,那么一定是一幅秀丽的水墨画,水光潋滟晴方好,山亦空朦雨亦奇;临桥看黛色,映渚媚铅辉。非要说江南是一首诗的话,那么一定是一首花间词,如同端己的菩萨蛮。

说起李煜的爱情,不得不提的就是大小周。大周和小周都是南唐朝廷大臣司徒周宗的女儿。大周名为周蔷,字娥皇;小周名为周薇,字女英。周娥皇还未出嫁前经常跟随父亲进出朝廷。周娥皇长相貌美清丽,诗书琴棋样样精通。

李煜,遇上小周后,也是自己逃不过的缘。娥皇病重,国家内忧外患,作为帝王,心有苦楚无人诉说。小周后年轻貌美,聪明可爱,和她在一起,一下子可以让忘记忧愁。于是既已琴瑟起,何以笙箫默,一段佳话从此拉开帷幕。

南唐后主李煜一生坎坷,从一代君王沦落到阶下囚,可见命运多舛。但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若论君主,李煜可是误了江山社稷,连累了他的嫔妃百姓,是失败的帝王,但是作为词人却是无人能敌,若生在平常人家,可能不是这结局,但必定没有了李煜这流芳百世的经典词句了!

“梳洗罢独倚望江楼”,一个“独”字几乎揽括了所有的言语。晨起梳妆,早早的在江边等着归人。晨光从江面缓缓升起,泛起了片片鱼鳞云,层层跌宕。这片火红燃亮了整个江面,留下思妇心中一方暗淡。只是晨光再美,也无人陪同女子一起欣赏。瞭眼望去,碧波荡漾的江面,暖风习习,千帆竞发。只是望穿了双眼,也没有一艘船是熟悉的,只有无尽的江水,不知流向何处?怎能不“肠断白频洲”?末句,无限悲凉尽在此,读罢,不免令人长叹一口气,不知是为女子不值,还是为征人担忧?无从道来,只是悲痛大抵相同。也难怪汤显祖评:“朝朝江上望,错认几人船。”沈际飞云:“痴迷,摇荡,惊悸,惑溺,尽此二十余字。”俞陛云说:“千帆”二句窈窕善怀,如江文通之“黯然销魂”也。

李煜,五代十国时南唐国君,961年-975年在位,字重光,初名从嘉,号钟隐、莲峰居士。汉族,彭城(今江苏徐州)人。南唐元宗李璟第六子,于宋建隆二年(961年)继位,史称李后主。开宝八年,宋军破南唐都城,李煜降宋,被俘至汴京,封为右千牛卫上将军、违命侯。后因作感怀故国的名词《虞美人》而被宋太宗毒死。李煜虽不通政治,但其艺术才华却非凡。精书法,善绘画,通音律,诗和文均有一定造诣,尤以词的成就最高。千古杰作《虞美人》、《浪淘沙》、《乌夜啼》等词。在政治上失败的李煜,却在词坛上留下了不朽的篇章,被称为“千古词帝”。

相见欢(李煜)

  根据内容可大致分为两类:一类是描写富丽堂皇的宫廷生活和风花雪月的男女情事,如《菩萨蛮》,《相见欢》
他后期的词由于生活的巨变,以一首首泣尽以血的绝唱,使亡国之君成为千古词坛的“南面王”(清沈雄《古今词话》语),正是“国家不幸诗家幸,赋到沧桑语始工”。这些后期词作,凄凉悲壮,意境深远,已为柳永等所谓的“婉约”派打下了伏笔,为词史上承前启后的重要人物。至于其语句的清丽,音韵的和谐,更是空前绝后的了。如《虞美人》,《浪淘沙令》
……

更有甚者,男子身旁已经有了女伴,女子还未走近就悄然离开,默默地如同化作泡沫的小美人鱼。安徒生童话里,最令人难过的一篇应该就是《海的女儿》了。面对一见钟情的王子,小美人鱼不顾一切的救下了他。看着王子与公主恩爱两不疑的时候,美人鱼无声无息的化作了泡沫。爱恨的潮汐,凋落着记忆,只是谁来唤醒这寂寞的海域,小美人鱼孤单的泪滴?王子最终还是和公主幸福的生活下去了,他永远都不知道小美人鱼的存在,不过在夜阑深处,美梦连连的时候,是否也会梦起曾经那片湛蓝的海域呢?

  一句“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阐述了一代后主的兴衰荣辱,他一心潜没于诗词文学的深海,却不喜关心朝政和国家大事,对于身为一个皇家的他,他从无鹤立群雄当皇帝的心思。然而,历史总喜欢开这样那样的玩笑:在南唐王朝皇帝的继承人中,当时的中主李璟在烈祖李昪灵位前发过誓言“兄终弟及”,即把皇位传给其弟景遂,但因为李煜的哥哥弘冀即李璟的长子当时立下了战功,就立弘冀为太子了,“兄终弟及”的事就多年未提。但是李煜的哥哥弘冀与其父李璟的性格是有天壤之别的,弘冀为人果断刚毅,权力欲极强,所以总会让正在当皇帝的李璟不满意,李璟便又想起兄终弟及的事情。李弘翼担心父亲遵照誓言将皇位传给叔父,便秘密的将自己的叔父景遂杀害了,尽管如此李弘冀还是没能当上皇帝。为什么呢?因为历史毕竟是历史。一门心思想做皇帝的他居然在叔父死了之后没几月也跟着去了。

8.人人尽说江南好

通过李煜前期作品,我们可以了解到,李煜在早期就已经不理政事,醉心于自己的天地之间。早期作品中,多用调子轻快,风格为南朝宫体以及花间词风的延续,都有一种妩媚的氛围。而他后期的词风骤变,跟他的生活巨变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

思帝乡(韦庄)

  李煜的词的风格可以以975年被俘分为两个时期。他前期的词风格绮丽柔靡,不脱“花间”习气。

多少泪珠何限恨,倚阑干。

  李煜词摆脱了《花间集》的浮靡,他的词不假雕饰,语言明快,形象生动,性格鲜明,用情真挚,亡国后作更是题材广阔,含意深沉,超过晚唐五代的词,成为宋初婉约派词的开山,后世尊称他为“词帝”。李煜的词,继承了晚唐以来温庭筠、韦庄等花间词人的传统,又受了李璟、冯延巳等的影响,将词的创作向前推进了一大步。

虞美人(李煜)

李煜爱情故事是怎么样的

江南是梦幻般的,在历代诗人的词句笔墨中,美得就像一幅白描,不染一丝纤尘。更多的时候,江南似乎指的并非一个地方,而是一种情结。青石板路,油纸伞,绵绵的春雨,细细弯弯的渠道,在诗人的笔下一描摹,仿佛灵动俊秀了起来,便能勾起一段黯乡魂,追旅思。但更多的时候水韵江南却是柔和,多情的,正如江南的女子,正如温飞卿的梦江南。

图片 1

人人尽说江南好,游人只合江南老。

诗词成就

闲引鸳鸯香径里,手挼红杏蕊。

小周后当年与李煜约会时,自己也才16岁,情窦初开的时候。李煜似乎也被她这一番年轻貌美,这一番俏皮打动了,情不自禁的创作。茅暎在《词的》里评价道:“竟不是作词,恍如对话矣。”的确,这一首菩萨蛮,少女与情人第一次约会的场景跃然纸上,我们竟然也被感动了。只是多年后,在汴京的天空再也听不到小周后肆意纯真的笑了。国家的灭亡,夫君的软弱,时不时的凌辱,最终小周后在李煜死后七天,竟也魂归异乡了。

王国维说:“言气质,言神韵,不如言境界。有境界,本也。气质、神韵,末也。有境界而二者随之矣。”冯正中这首谒金门似乎境界至上。不加雕刻,不加斟酌,字字浑然天成,思妇形象跃然纸上。也难怪王国维会称赞他为“深美闳约”。正中词品真如“和泪试严妆”也。

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春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也在我心中泛起涟漪。闲来无事,倚着栏杆,逗着水中的鸳鸯鸟。心中怀着心事,做什么都是百无聊赖的。随手摘下一朵红杏,一片片数着花瓣,思索着爱人的归期。风景再美,只是少了那个陪伴自己赏景的人,任何美景也黯然失色了。低头抹泪,又淡淡的瞭望远方。忽然听到了不远处喜鹊的鸟鸣,心下一紧,莫非是良人归来了?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

2.林花谢了春红

又如温庭筠与玄机女,一别经年,最终她等来的却是飞卿的冷漠。她绝望的嫁给了一个李忆,没想到却再次走入绝望。李忆是有妇之夫,当他的妻子找上门来无理取闹的时候,他一声招呼都没有就带着家眷离开了长安。自古女子都想“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可是现实却总是“闻君有两意,故来相决绝”。“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只是有情郎真的是太难求了,难倒了多少花一样的女子,最终只能青丝出白发,零落碾尘泥。

手捧一本唐五代词,细细研磨;书卷笔墨领你回到那些个时代,回味那一段段深情往事……他们总有一首可以让你心底掠起微澜,总有一句可以轻扣你的心扉,留在你的内心深处,余音绕梁。

还与韶光共憔悴,不堪看。

午夜十分,热恋中男女约好见面,彼此满心期待。时间刚刚好,女子偷偷的跑了出来,又担心自己鞋子上的铃铛太响,惊扰到别人,于是只好脱下鞋子,拿在手上,快快的跑出去,只想早些见到情郎。气喘吁吁到了目的地,见到仰慕的男子,似乎受再大的委屈也没有关系了。一把抱住情郎,将自己的委屈娓娓道来。情哥哥摸了摸女孩的头发,轻轻地哄她。女孩又往男子怀里靠了靠,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心满意足的很。

妾拟将身嫁与,一生休。

菩萨蛮(韦庄)

花明月暗笼轻雾,今宵好向郎边去。

文人的眼里江南到底好在哪里?欧阳炯说晚日金陵岸草平,落霞明,水无情;皇浦松说闲梦江南梅熟日,夜船吹笛雨潇潇。似乎江南的水,江南的雨都给了迁客骚人爱上他的理由,又更何况是春水碧连天的季节,撑一支长篙,载一船花香,聆听杏花雨。深呼吸一口气,满是泥土和着青草的芬芳,连人都要快融化进这满眼的绿色中去了,又何况是看到了月亮般的女子,挽着袖子,露出雪白的胳膊在酿酒呢?这幅情景哪里能不叫人沉醉?也难怪游人只合江南老。

中国文学史上似乎太多这样的思妇,望夫石,神女峰都有这样的典故,只是这样的爱也未免太壮烈了些。为了远去的良人,有的甚至是薄情郎,耗尽了整个青春,漫长的等待回头来不过是青丝熬成白发。或许真的非要待到佳人已去,待到花落雨凉,肠断无人诉的时候,才会感到真正的绝望。

终日望君君不至,举头闻鹊喜。

古都金陵的南边一角,静静的躺着南唐的两位帝王,烈祖李昪,中主李璟。前些年去过一次南唐二陵,经历了战争的洗礼,这里显得有些破败。因为地势偏僻,游客并不多。守陵人也懒懒散散的不勤清扫,让原本破旧的陵墓又浮上了些许灰尘。果真一幅人去楼空,繁华落尽的世态炎凉。墓穴早已经被盗了无数次,出土的文物并不多,也就只够摆一间不到四十平米的屋子。陵墓也不大,但是处处显着幽静。钦陵是李昪,而顺陵则是李璟。鸱吻已落,祥龙不在,长长的甬道在后人修建的时候被刻满了李煜的诗词。有时候我在想如不是后主在词的造诣上太过于耀眼,中主李璟也绝对可以成为南唐五代词的领军人物,又如那首《山花子》(《摊破浣溪沙》)。

若说冯延巳还离不开花间词风,虽不拘泥形式,但仍处处可见花间之影,那么李璟这首《山花子》却是不见花间之影,完全一幅大家闺秀之风,举止有度,典雅而端凝。也难怪王国维会在《人间词话》中说:南唐中主词”菡萏消香翠叶残,西风愁起绿波间“,大有众芳芜秽,美人迟暮之感。乃古今独赏其“细雨梦回鸡塞远,小楼吹彻玉笙寒”。

前几天又把《问君能有几多愁》看了一遍,不是觉得吴奇隆的李煜演的有多好,只是心疼刘涛演的大周后。

《南唐书》中曾有这样一段记载:延巳有“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之句,皆为警策,元宗尝戏延巳曰:“吹皱一池春水,干卿何事?”延巳曰:“未如陛下小楼吹彻玉笙寒也。”元宗悦。这个故事在诸多词评词话中都常见,真假暂且不论,不过这却是两位大词人关于各自词作的探讨,虽不免加入了与诗词本身不太想干的政治阿谀的成分,但是确实和李璟的《山花子》相比,冯延巳的这首谒金门堪比小家碧玉,婀娜多姿,也算上乘。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

公元978年,南唐后主,在饮下宋太宗赵光义送来的鸠酒后,忍受了鸠酒极大的精神和肉体的折磨,不幸离世,享年42岁。而爱妻小周后因为受不了丧夫的打击,在同年十月也追随后主九泉之下。按照小周后的遗愿,人们把她和李煜一起葬在了洛阳的邙山上。生不能同生,死却要同穴。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三生石畔,奈何桥边,只愿在彼此饮下孟婆汤时,仍还记得对方。(本文版权属于前十网,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一斛珠(李煜)

虞美人原是唐朝教坊名曲,赞美的是项羽的宠妃虞姬。后来因为李煜的这首虞美人,这个词牌便变的无人不知了。虞姬为挽救项羽的败局,自刎于爱人怀中,可是最终也无力回天,楚霸王还是魂归乌江了。一直以来我都觉得虞美人并不是什么好的词牌,因为太多的爱恨情仇居于此,也正如同后主,一首思乡的《虞美人》,竟也成了自己的催命符。不知道当他饮下宋太宗送来的鸠酒时,有没有一丝后悔自己的这首亡命佳作呢?

言情寄思,温飞卿怀才不遇是真,但我更宁愿此词写的就是闺房少女的愁思。亦或许是飞卿心中耿耿于怀的是他曾经辜负的那位才女鱼玄机,才有此佳作。不论何原因写下这词,不论何心情描摹词中少女,也只能不为后人道也。

划袜步香阶,手提金缕鞋。

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

菩萨蛮(温庭筠)

吐的结果,可想而知,一定是芙蓉帐落,耳鬓厮磨。

无情本是帝王家,只是多年后,开城投降,离开江南,囚于汴梁时,李煜是否还记得那个曾经在新婚之夜,烂嚼红茸,笑向檀郎唾的周蔷呢?

也有人说,菩萨蛮虚为写深闺思怨,实为写飞卿怀才不遇之哀伤。温庭筠虽被封为花间鼻祖,可是自古文人莫逃不过一个入世之哀伤。少女懒起梳妆,实则暗示温庭筠对于朝中事情的哀怨,无心政治。聊起飞卿一生,相貌丑陋却才华横溢,但科举屡次不中。在封建时期,对于士大夫来说,金榜题名为一生所求,奈何屡战屡败,也难怪飞卿会自怜自艾。

公元946年大周后病重,小周后进宫探望姐姐,遇上了姐夫李煜,两人一见钟情,误入情网。小周后活泼可爱,当时的她未经世事,一个劲的想要寻找一个像姐夫为姐姐那样写词的男人,为她自己也写一首词。遇上李煜,起初还以为只是个王孙贵子,也写得一手好词,没想到最终自己得到的那首词,作者竟然是自己的姐夫,南唐后主,李煜。

南唐一直以来都是一个梦一样的国度,不仅因为出了两位词中帝王,更为重要的是因为冯延巳。作为南唐的股肱之臣,自中主李璟时期,开始发迹掌权,与冯延鲁,魏岑,查文徽,陈觉等四人,并称为“南唐无鬼”。只是这样一个看似政治上有争议的臣子,他的词完全没有沾染他政治上的复杂面,依旧清丽脱俗,纯洁的像个孩子。也许这样的词代表的是另一个冯延巳,一个未入世的冯延巳。

新帖绣罗襦,双双金鹧鸪。

梳洗罢,独倚望江楼。过尽千帆皆不是,斜晖脉脉水悠悠。肠断白频洲。

春水碧连天,画船听雨眠。

绣床斜凭娇无那,烂嚼红茸,笑向檀郎唾。

纵被无情弃,不能羞。

10.小山重叠金明灭

两年前,金陵晚报登出了一则消息,南京南唐二陵附近又发现了一座古墓,据考古发现可能是大周后的陵寝。从此南唐二陵应该改名叫做南唐三陵。一千多年来,周蔷安静的躺在那里,殊不知他的国家早已破灭,她的夫君早已沦为了阶下囚。而她的妹妹周薇却在赵光义的凌辱下度过了她人生最难堪的一段岁月。很多时候我在想,大周后的先去,李煜的背叛,对周蔷来说是幸还是不幸?毕竟她不用离开金陵,囚于汴梁,她也不用担心每天醒来自己是否会被赵光义叫去凌辱一番,因为这一切似乎周薇都替她承担了。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