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鲁仲连义不帝秦

2019年11月16日 - 古典文学

鲁仲连义不帝秦 作者: 刘向
秦围赵之邯郸。魏安厘王使将军晋鄙救赵,畏秦,止于荡阴,不进。魏王使客将军辛垣衍间入邯郸,因平原君谓赵王曰:秦所以急围赵者,前与齐闵王争强为帝,已而复归帝,以齐故。今齐闵王已益弱,方今唯秦雄天下,此非必贪邯郸,其意欲求为帝。赵诚发使尊秦昭王为帝,秦必喜,罢兵去。平原君犹豫未有所决。
此时鲁仲连适游赵,会秦围赵,闻魏将欲令赵尊秦为帝,乃见平原君曰:事将奈何矣?平原君曰:胜也何敢言事?百万之众折于外,今又内围邯郸而不去。魏王使客将军辛垣衍令赵帝秦,今其人在是。胜也何敢言事?鲁连曰:始吾以君为天下之贤公子也,吾乃今然后知君非天下之贤公子也。梁客辛垣衍安在?吾请为君责而归之!平原君曰:胜请为绍介而见之于先生。平原君遂见辛垣衍曰:东国有鲁连先生,其人在此,胜请为绍介而见之于先生。辛垣衍曰:吾闻鲁连先生,齐国之高士也。衍,人臣也,使事有职,吾不愿见鲁连先生也。平原君曰:胜已泄之矣。辛垣衍许诺。
鲁连见辛垣衍而无言。辛垣衍曰:吾视居此围城之中者,皆有求于平原君者也;今吾视先生之玉貌,非有求于平原君者,曷为久居此围城中而不去也?鲁连曰:世以鲍焦[43]无从容[44]而死者,皆非也。今众人不知,则为一身[45]。彼秦者,弃礼义而上[46]首功[47]之国也,权使其士[48],虏使其民[49];彼[50]则[51]肆然[52]而为帝,过而遂正于天下[53],则连有[54]赴[55]东海而死矣,吾不忍为之民[56]也!所为[57]见将军者,欲以[58]助赵也。辛垣衍曰:先生助之奈何?鲁连曰:吾将使梁及燕助之,齐楚则固[59]助之矣。辛垣衍曰:燕,则吾请以从[60]矣;若乃[61]梁,则吾梁人也,先生恶[62]能使[63]梁助之耶?鲁连曰:梁未睹秦称帝之害故也;使梁睹秦称帝之害,则必助赵矣。辛垣衍曰:秦称帝之害将奈何?鲁仲连曰:昔齐威王[64]尝为仁义矣,率天下诸侯而朝周。周贫且微,诸侯莫[65]朝,而齐独朝之。居岁余,周烈王[66]崩,诸侯皆吊[67],齐后往。周怒,赴[68]于齐曰:天崩地坼[69],天子下席[70],东藩[71]之臣田婴齐后至,则斮[72]之!威王勃然[73]怒曰:叱嗟[74]!而母[75],婢也!卒[76]为[77]天下笑。故生[78]则朝周,死则叱之,诚不能忍其求也[79]。彼天子固然[80],其无足怪[81]。辛垣衍曰:先生独未见夫仆[82]乎[83]?十人而从[84]一人者,宁[85]力不胜、智不若耶?畏之也。鲁仲连曰:然梁之比于秦[86],若[87]仆耶?辛垣衍曰:然。鲁仲连曰:然则[88]吾将使秦王烹醢[89]梁王!辛垣衍怏然[90]不悦,曰:嘻[91]!亦太甚[92]矣,先生之言也!先生又恶能使秦王烹醢梁王?鲁仲连曰:固也[93]!待吾言之[94]:昔者鬼侯、鄂侯、文王[95],纣之三公也。鬼侯有子[96]而好[97],故入[98]之于纣。纣以为恶[99],醢鬼侯。鄂侯争之急[100],辨[101]之疾,故脯[102]鄂侯。文王闻之,喟然[103]而叹,故拘之于牖里之库[104]百日,而欲令之死。曷为[105]与人俱称帝王,卒就[106]脯醢之地也?齐闵王[107]将之[108]鲁,夷维子[109]执策[110]而从,谓鲁人曰:子将何以[111]待吾君?鲁人曰:吾以十太牢待[112]子之君。夷维子曰:子安取礼[114]而来待吾君?彼吾君者,天子也。天子巡狩[115],诸侯辟舍[116],纳筦键[117],摄衽[118]抱几[119],视膳[120]于堂下;天子已食,退而听朝[121]也。鲁人投其钥[122],不果[123]纳[124],不得入于鲁。将之薛,假涂[125]于邹。当是时,邹君死,闵王欲入吊。夷维子谓邹之孤[126]曰:天子吊,主人必将倍[127]殡柩[128],设北面于南方[129],然后天子南面吊也。邹之群臣曰:必若此,吾将伏剑[130]而死。故不敢入于邹。邹鲁之臣,生则不得事养[131],死则不得饭含[132],然且[133]欲行天子之礼于邹鲁之臣,不果纳。今秦万乘之国,梁亦万乘之国,俱据万乘之国,交[134]有称王之名。睹其一战而胜,欲从而帝之[135],是使三晋之大臣,不如邹鲁之仆妾也。且秦无已[136]而帝[137],则且[138]变易[139]诸侯之大臣,彼将夺其所谓不肖[140]而予其所谓贤,夺其所憎而与其所爱;彼又将使其子女[142]谗妾[143]为诸侯妃姬,处梁之宫,梁王安得晏然[144]而已[145]乎?而将军又何以[146]得故宠[147]乎?于是辛垣衍起,再拜[148]谢[149]曰:始以先生为庸人[150],吾乃今日而知先生为天下之士[151]也!吾请去,不敢复言帝秦!秦将闻之,为却军[152]五十里。适会[153]魏公子无忌[154]夺晋鄙军以救赵击秦,秦军引[155]而去。于是平原君欲封鲁仲连,鲁仲连辞让者三[156],终不肯受。平原君乃置酒[157],酒酣[158],起,前[159],以千金为鲁仲连寿[160]。鲁连笑曰:所贵于天下之士者,为人排患[161]、释难、解纷乱而无所取也;即[162]有所取者,是商贾[163]之人也。仲连不忍为也。遂辞平原君而去,终身不复见。
注释
①邯郸:赵国都城,今河北邯郸市。晋鄙:魏国大将。荡阴:地名,今河南汤阴。
②客将军:原籍不在某国而任该国将军。间入:潜入。
③因:通过。平原君:赵国公子赵胜,封平原君,时为赵相。
④前与齐闵王争强为帝:前288年,齐闵王(也写作齐湣王,名地)称东帝。于是
秦昭王称西帝 ⑤今齐闵王益弱:秦围邯郸时,齐闵王死去已二十多年。
王力先生说,此句疑有误意思是,今之齐比湣王时益弱
⑥秦昭王:秦国国君。曾多次打败敌国,奠定了秦统一六国的基础。
秦始皇的太爷爷 ⑦胜:平原君赵胜自称名。
⑧百万之众折于外:前260年,秦将白起在长平大破赵兵,坑赵降兵40余万人。折,挫败。
⑨内:指深入国境。 ①曷:什么。
②鲍焦:春秋时隐士,因对现实不满,抱树而死。无从容:心胸不开阔。
③上:同尚,崇尚。首功:斩首之功。 ④过:甚至。正:通政,统治。
⑤梁:梁国,即魏国。 ⑥若乃:至于。恶:怎么。
⑦齐威王:齐国国君,姓田,名婴齐。
⑧赴:同讣,报丧。天崩地坼:比喻天子死。坼:裂。下席:新君离开原来的宫室,寝于草席上守丧,以示哀悼。
⑨东藩:指齐国。斮(音zhuo2):斩。 ⑩叱嗟:怒斥声。而:你的。 ①宁:难道。
②烹:煮杀。醢(音hai3):剁成肉酱。 ③子:女儿。好:貌美。
④脯:把人杀死做成肉干。 ⑤牖(you3)里:地名,今河南汤阴北。库:监狱。
也作羑里 ⑥策:马鞭。
⑦巡狩:天子出巡。避舍:宫室让给天子。管键:钥匙。衽:衣襟。几:座旁的小桌子。
⑧涂:同途。邹:战国时小国,今山东邹县。
⑨主人必将倍殡柩:古代丧礼,主人在东,灵柩在西,正面对着灵柩。天子来吊,主人就要背着灵柩。倍,同背。
⑩饭含:人死后,把饭放死人口中称饭,把珠玉放死人口中称含。
○11三晋:晋国原是春秋强国,后被韩、赵、魏三家瓜分,后因称韩、赵、魏为三晋。
○12无已:没有人阻止。 ○13谗妾:嫉贤妒能的妇人。 ①却:撤退。
②适会公子无忌夺晋鄙军:魏公子无忌为救赵国,托魏王爱姬盗得兵符,又假传王命,杀晋鄙夺兵权。
③为鲁连寿:祝鲁仲连长寿。 翻译
赵孝成王时,秦王派白起在长平前后击溃赵国四十万军队,于是,秦国的军队向东挺进,围困了邯郸。赵王很害怕,各国的救兵也没有谁敢攻击秦军。魏安釐王派出将军晋鄙营救赵国,因为畏惧秦军,驻扎在汤阴不敢前进。魏王派客籍将军新垣衍,从隐蔽的小路进入邯郸,通过平原君的关系见赵王说:秦军所以急于围攻赵国,是因为以前和齐湣王争强称帝,不久又取消了帝号;如今齐国更加削弱,当今只有秦国称雄天下,这次围城并不是贪图邯郸,他的意图是要重新称帝。赵国果真能派遣使臣尊奉秦昭王为帝,秦王一定很高兴,就会撤兵离去。平原君犹豫不能决断。这时,鲁仲连客游赵国,正赶上秦军围攻邯郸,听说魏国想要让赵国尊奉秦昭王称帝,就去进见平原君说:这件事怎么办?平原君说:我哪里还敢谈论这样的大事!前不久,在国外损失了四十万大军,而今,秦军打到国内围困邯郸,又不能使之退兵。魏王派客籍将军新垣衍让赵国尊奉秦昭王称帝,眼下,那个人还在这儿。我哪里还敢谈论这样的大事?鲁仲连说:以前我认为您是天下贤明的公子,今天我才知道您并不是天下贤明的公子。魏国的客人新垣衍在哪儿?我替您去责问他并且让他回去。平原君说:我愿为您介绍,让他跟先生相见。于是平原君见新垣衍说:齐国有位鲁仲连先生,如今他就在这儿,我愿替您介绍,跟将军认识认识。新垣衍说:我听说鲁仲连先生,是齐国志行高尚的人。我是魏王的臣子,奉命出使身负职责,我不愿见鲁仲连先生。平原君说:我已经把您在这儿的消息透露了。新垣衍只好应允了。
鲁仲连见到新垣衍却一言不发。新垣衍说:我看留在这座围城中的,都是有求于平原君的人;而今,我看先生的尊容,不像是有求于平原君的人,为什么还长久地留在这围城之中而不离去呢?鲁仲连说:世人认为鲍焦没有博大的胸怀而死去,这种看法都错了。一般人不了解他耻居浊世的心意,认为他是为个人打算。那秦国,是个抛弃礼仪而只崇尚战功的国家,用权诈之术对待士卒,像对待奴隶一样役使百姓。如果让它无所忌惮地恣意称帝,进而统治天下,那么,我只有跳进东海去死,我不忍心作它的顺民,我所以来见将军,是打算帮助赵国啊。新垣衍说:先生怎么帮助赵国呢?鲁仲连说:我要请魏国和燕国帮助它,齐、楚两国本来就帮助赵国了。新垣衍说:燕国嘛,我相信会听从您的;至于魏国,我就是魏国人,先生怎么能让魏国帮助赵国呢?鲁仲连说:魏国是因为没看清秦国称帝的祸患,才没帮助赵国。假如魏国看清秦国称帝的祸患后,就一定会帮助赵国。
新垣衍说:秦国称帝后会有什么祸患呢?鲁仲连说:从前,齐威王曾经奉行仁义,率领天下诸侯而朝拜周天子。当时,周天子贫困又弱小,诸侯们没有谁去朝拜,唯有齐国去朝拜。过了一年多,周烈王逝世,齐王奔丧去迟了,新继位的周显王很生气,派人到齐国报丧说:
天子逝世,如同天崩地裂般的大事,新继位的天子也得离开宫殿居丧守孝,睡在草席上,东方属国之臣田婴齐居然敢迟到,当斩。齐威王听了,勃然大怒,骂道:呸!您母亲原先还是个婢女呢!
最终被天下传为笑柄。齐威王所以在周天子活着的时候去朝见,死了就破口大骂,实在是忍受不了新天子的苛求啊。那些作天子的本来就是这个样子,也没什么值得奇怪的。
新垣衍说:先生难道没见过奴仆吗?十个奴仆侍奉一个主人,难道是力气赶不上、才智比不上他吗?是害怕他啊。鲁仲连说:唉!魏王和秦王相比魏王像仆人吗?新垣衍说:是。
鲁仲连说:那么,我就让秦王烹煮魏王剁成肉酱?新垣衍很不高兴不服气地说:哼哼,先生的话,也太过分了!先生又怎么能让秦王烹煮了魏王剁成肉酱呢?严鲁仲连说:当然能够,我说给您听。从前,九侯、鄂侯、文王是殷纣的三个诸侯。九侯有个女儿长得娇美,把她献给殷纣,殷纣认为她长得丑陋,把九侯剁成肉酱。鄂侯刚直诤谏,激烈辩白,又把鄂侯杀死做成肉干。文王听到这件事,只是长长地叹息,殷纣又把他囚禁在牖里监牢内一百天,想要他死。为什么和人家同样称王,最终落到被剁成肉酱、做成肉干的地步呢?齐湣王前往鲁国,夷维子替他赶着车子作随员。他对鲁国官员们说:你们准备怎样接待我们国君?鲁国官员们说:我们打算用于副太牢的礼仪接待您的国君。夷维子说:你们这是按照哪来的礼仪接待我们国君,我那国君,是天子啊。天子到各国巡察,诸侯例应迁出正宫,移居别处,交出钥匙,撩起衣襟,安排几桌,站在堂下伺候天子用膳,天子吃完后,才可以退回朝堂听政理事。鲁国官员听了,就关闭上锁,不让齐湣王入境。齐湣王不能进入鲁国,打算借道邹国前往薛地。正当这时,邹国国君逝世,齐湣王想入境镜吊丧,夷维子对邹国的嗣君说:天子吊丧,丧主一定要把灵枢转换方向,在南面安放朝北的灵位,然后天子面向南吊丧。邹国大臣们说:一定要这样,我们宁愿用剑自杀。所以齐湣王不敢进入邹国。邹、鲁两国的臣子,国君生前不能够好好地侍奉,国君死后又不能周备地助成丧仪,然而想要在邹、鲁行天子之礼,邹、鲁的臣子们终于拒绝齐湣王入境。如今,秦国是拥有万辆战车的国家,魏国也是拥有万辆战车的国家。都是万乘大国,又各有称王的名分,只看它打了一次胜仗,就要顺从地拥护它称帝,这就使得三晋的大臣比不上邹、鲁的奴仆、卑妾了。如果秦国贪心不足,终于称帝,那么,就会更换诸侯的大臣。他将要罢免他认为不肖的,换上他认为贤能的人,罢免他憎恶的,换上他所喜爱的人。还要让他的儿女和搬弄事非的姬妄,嫁给诸侯做妃姬,住在魏国的宫廷里,魏王怎么能够安安定定地生活呢?而将军您又怎么能够得到原先的宠信呢?
于是,新垣衍站起来,向鲁仲连连拜两次谢罪说:当初认为先生是个普通的人,我今天才知道先生是天下杰出的高士。我将离开赵国,再不敢谈秦王称帝的事了。秦军主将听到这个消息,为此把军队后撤了五十里。恰好魏公子无忌夺得了晋鄙的军权率领军队来援救赵国,攻击秦军,秦军也就撤离邯郸回去了。
于是平原君要封赏鲁仲连,鲁仲连再三辞让,最终也不肯接受。平原君就设宴招待他,喝道酒酣耳热时,平原君起身向前,献上千金酬谢鲁仲连。鲁仲连笑着说:杰出之士之所以被天下人崇尚,是因为他们能替人排除祸患,消释灾难,解决纠纷而不取报酬。如果收取酬劳,那就成了生意人的行为,我鲁仲连是不忍心那样做的。于是辞别平原君走了,终身不再相见。
背景说明
赵孝成王六年,秦于长平大败赵军,秦将白起坑杀赵卒四十余万,诸侯震惊。前258年,为了达到称帝的目的,扩张疆土,秦军包围了赵国的都城邯郸。魏安釐王得到这个消息后急忙派大将晋鄙火速驰援赵国。秦昭襄王得知魏出兵救赵,写信恐吓魏王,扬言谁救赵先攻击谁。魏王收信后救赵决心发生动摇,命令晋鄙留兵于邺。既摆出救赵的姿态,又不敢贸然采取行动。他还派魏将辛垣衍秘密潜入邯郸,想通过赵相平原君赵胜说服赵孝成王一起尊秦为帝,以屈辱换和平,以解邯郸燃眉之急。平原君在内忧外患灾祸频仍的情况下,心急如焚,束手无策,形势岌岌可危。鲁仲连主动去见新垣衍,用具体的事例作比,生动形象而又透辟地阐明了抽象的道理,指陈帝秦的弊害,终於让使事有职不愿会见鲁仲连的新垣衍拜服,不敢复言帝秦。而秦将闻之,为却军五十里。
鲁仲连,又名鲁仲连子,鲁连子,鲁仲子和鲁连,是战国末年齐国稷下学派后期代表人物,著名的平民思想家、辩论家和卓越的社会活动家。鲁仲连的生卒年月不见史籍,据钱穆先生推算是公元前305年至公元前245年。鲁仲连的籍贯亦不可考,司马迁在其《史记》中仅记为齐人。据后人考证,鲁仲连是今天聊城市荏平县王老乡望鲁店人。他好奇伟倜傥之画策,而不肯仕宦任职,好持高节,胸罗奇想,志节不凡,他为人排除患难、解决纷乱而一无所取。游于赵国,适秦师围赵,鲁仲连义不帝秦,面折辩者。邯郸解围,平原君欲封鲁仲连,辞让者三,终不肯受。以千金为鲁仲连寿,鲁仲连笑而谢之。他飘然远举、不受羁絏、放浪形骸的性格,为后世所传诵。
周昙《全唐诗春秋战国门鲁仲连》:昔迸烧牛发战机,夜奔惊火走燕师。今来跃马怀骄惰,十万如无一撮时。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