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黄鹭 / 白关- 乡居,理想生活,日常,隐居

2019年11月16日 - 书评随笔

他们曾是在北京从事金融和出版的上班族,但发现很难买得起北京的房子后,选择在京郊过起农耕生活,一住五年。离开城市中熟悉的一切,租下乡间的两间土房和半亩田,此书就是他们乡间日常生活的记载。作者说,和喜欢的人,过喜欢的生活,偶尔勤奋,偶尔懒散,在纯粹与自然中,用心感受四季的更迭。在老去之前,先把生活过成向往的模样。

如果你想要去了解一个城市,短短的住上几天是远远不够的,光是旅游的话就差的更远了,这不能叫做旅行,更不能叫做旅途。

旅途之所以有一个“途”字,是因为这个字自然而然的就让人想到漫漫长路,就像我在北京已经生活了一个半月,但这都算不上是旅途。除了我住在北京时间还算不上长之外,另一个原因是在我在北京的生活也并没有太多故事,所以我自认为这还不够都“途”的程度。

北京的天气,特别是即将进入秋天的九月,它让我感到奇怪。为什么称之为奇怪呢?除了我见识少之外,还有一个原因是北京的秋天总让人有一种很复杂的感觉,复杂到奇怪的感觉。在北京为数不多的日子里,我遇上了几次雾霾,在那样的天气下,整个人都会变得压抑。好在在北京的大部分时间里,都还是阳光灿烂的好日子,完全没有我之前想象的每天都生活在雾霾之中的情景。但就算是北京阳光灿烂的日子,也要分为好几种。

一种阳光灿烂到一片云都没有的情景。那是炙热的阳光,沉闷的天气,甚至没有一丝南方夏天那样知了的叫声,虫子也几乎看不见、听不到。整个世界一点声响都没有,灿烂到死气沉沉,就在这时,你偶尔会听到远处的几声乌鸦叫声。那一次我恍然大悟:原来阳光灿烂也同样能让人感到凄凉,或许在这古城之中,有太多说不尽的故事了吧。

北京的早晨和傍晚也是奇怪的,早晨你能听见布谷鸟的叫声,之前我从未听过布谷鸟的声音。当我第一次听到这种在文学作品里鼎鼎大名的鸟叫声时,我自言自语道“原来布谷鸟叫起来真的是
布谷
的声音啊”。于是我能想象自己置身于芦苇荡中,那是一种在南方所感受不到,北方独有的乡间气息,即使是这样的芦苇荡,
也比南方乡间多了几分豁达。

北京的早晨与傍晚,除了布谷和乌鸦,另一个让我印象深刻的就是北京的老大爷。这些带着纯正北京话的“老北京”有着他们独有的生活态度,每天早晨,你就能听到胡同里“老北京”的大喊大叫,这种声音穿梭在每一个胡同里,仿佛这是一种标志,当然也是叫你起床的闹钟。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