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陈薪伊开排《洋麻将》,关栋天、奚美娟同台飚戏

2019年11月10日 - 现代文学
陈薪伊开排《洋麻将》,关栋天、奚美娟同台飚戏

图片 1

图片 2

陈薪伊
著名导演,被国务院授予“国家有特殊贡献话剧艺术家”称号,首届国家一级导演。导演了139部戏剧作品,塑造了1200多个人物形象,连续10届、14次获“文华奖”系列奖项。代表作包括歌剧《图兰朵》《张骞》《赌命》《赵氏孤儿》,话剧《奥赛罗》《哈姆雷特》《威尼斯商人》《商鞅》《原野》,京剧《贞观盛事》《梅兰芳》,黄梅戏《徽州女人》,秧歌剧《米脂婆姨绥德汉》等。
蒋迪雯 摄

“80岁的奶奶要给90后的孩子排戏!”由于剧场晚上有演出,《洋麻将》剧组把“排练厅”移到了人民大舞台的贵宾室。前后两扇门就是上下场口,四周沙发环绕,舞美、道具等工作人员围了满圈。不过,这出“人包戏”,核心人员实际上只有三位——81岁的导演陈薪伊与演员关栋天、奚美娟。7月24日起,由上海亚华湖剧院经营发展股份有限公司和陈薪伊艺术中心联合制作的《洋麻将》中文版将在上海云峰剧院首演,之后在国内各大城市巡演。

陈薪伊在中国戏剧界有个独特的称呼:“奶奶”。她的代表作几乎贯穿了中国戏剧近40年的发展史。

图片 3

她曾被拒之“导演”的门外,也曾为了寻找剧场而奔走流泪。而如今,81岁的“奶奶”在上海成立了“陈薪伊艺术中心”,有了众多热爱她的观众,也有了梦想中的剧场。

陈薪伊导演《洋麻将》中文版剧照。

她说,如果人的一生是一出戏,那戏的主题就是选择。她一生只选择做一件事,那就是在舞台上探索生命的意义,并将这份意义传递给观众。

“呜——”陈薪伊口中模拟着火车的鸣笛声,眼光注视着桌上缩小版的舞台布景,好戏开场了。这是7月初的一天,剧组第一次合排。尽管不是正式的剧场,但导演、演员心中自有一幅勾勒好的舞台图景。而在剧中,这一天是养老院的探亲日,同样无人探访的魏勒和芳西雅相遇了,一副洋麻将迅速拉近了这两位老人的距离。

7月5日下午,人民大舞台,“陈薪伊艺术中心”的开幕话剧《洋麻将》正在排练中。

《洋麻将》是美国剧作家柯培恩生平最负盛名的作品,于1978年获得美国普利策“戏剧奖”。话剧叙述了一家破旧的养老院内,两位历尽人生坎坷、被社会、家人遗弃的孤寡老人――魏勒和芳西雅,在一起玩纸牌,以打发时光、排遣郁闷的故事。《洋麻将》曾在百老汇创下演出516场的惊人记录,可谓是经久不衰的经典,也被称为“最话剧的话剧”。1985年,北京人艺导演夏淳将《洋麻将》第一次搬上中国舞台,于是之、朱琳的演绎让该剧成为北京人艺国外经典剧目之一。2014年,北京人艺重排该剧,由唐烨导演,濮存昕和龚丽君主演。

奚美娟和关栋天在剧中扮演两位在养老院里相识的“牌友”芬西雅与魏勒。他们或婚姻失败,或事业无成,在养老院过着孤独寂寞的晚年生活。两人絮絮叨叨地打着牌,不经意间流露出各自心中不愉快的往事。在总共14副牌局中,他们相互揭短,彼此伤害,戳到对方最痛的地方……

图片 4

一场戏中,芬西雅边打牌边轻声对魏勒说:“我是初中毕业,我怕她们发现,因为我填履历的时候,填的是高中毕业。”

奚美娟在剧照饰演“芳西雅”。

魏勒笑着问:“您今年多大年纪了?谁还管你高中毕业了没?”

作为陈薪伊艺术中心成立后推出的首部大戏,陈薪伊重排《洋麻将》的背后有一段故事。去年10月11日晚,英国国家图书馆举办卢燕演艺生涯对话活动,现场回顾了卢燕演艺生涯的多部重要作品,包括电影《山路》《末代皇帝》《喜福会》等,此外还演出了陈薪伊为卢燕和关栋天排演的话剧《洋麻将》片段,演出效果非常好。而《洋麻将》的中文版正是几十年前由卢燕亲自翻译的。“卢燕老师非常想和我一起完成整部作品,但遗憾的是,她90多了,年事已高,这部戏台词量又非常多,体力消耗太大。”关栋天说,“这个本子始终对我们意义重大。”就这样,有了关奚版的《洋麻将》。

陈薪伊在一旁说道:“奚美娟说这句话的时候,请往后头看一看。关栋天你要把头凑过去。”

简易的排练厅中,陈薪伊坐在“舞台”正前方。所谓舞台中央,实际上也只有一张小圆桌、两把椅子、一副纸牌而已。对于关栋天、奚美娟这两位演员,她在导戏时并不多加干预,只是偶尔提示下工作人员,什么时候要放背景音,什么时候《安魂曲》的声音要大一点儿。“这个戏是看表演的,老话就是人包戏。”《洋麻将》是一部靠两个人的演技撑起来的戏,关栋天饰演的主角魏勒偏激、暴躁,奚美娟扮演的芳西雅自欺欺人、固执,剧中台词多,交锋激烈,随着剧情推进,每打出一副牌,好似两人的性格都更明了了些。这两个靠社会救济金支撑养老院生活的美国社会底层人士,都不愿意承认自己的弱点或者坦诚自己的秘密,从伪装到揭露,从谎言到真实,十四把纸牌游戏看尽人生百态。他们的“洋麻将”游戏也就变成了一种生活的隐喻——我们每个人的生活中,都充斥着与衰老、与自我的斗争。

“我今年71了。”

图片 5

“你还担心50年前的事被发现了。哎哟,芬西雅啊……”“你们俩都躺着说。”陈薪伊再次提示。

导演陈薪伊正在给剧组讲戏。

……

导戏时,陈薪伊在观察,她也要求记者观察她、观察她的戏。两幕戏之间的休息空档,不等记者发问,她就首先抛出问题——“看了戏有什么感想?好看不好看?”这位精力旺盛、心直口快的“80后”资深戏剧导演认为,观察比言语本身更敏锐,采访活动亦如是。

整整一个下午,从情绪、动作到舞台调度,陈薪伊和两位演员仔细研究人物,拿捏每一个细节。

一出《洋麻将》,本是“老人戏”。陈薪伊却笃信,这出戏即便年轻人也有共鸣,她要为年轻的“90后”排戏。

我想带给观众一个关于反省的故事

图片 6

解放周末:您排戏的时候非常注重和演员一起分析剧本,对每一个动作的指导都很细致。这种创作风格是如何形成的?

话剧《洋麻将》中文版将于7月24日在上海云峰剧院首演。

陈薪伊:我年轻的时候看过一本苏联戏剧家写的书《在动作中分析剧本与人物》,那时候是抱着“啃”都“啃”不下来。后来在中央戏剧学院学导演的时候,我就下功夫钻研这个方法:排戏先不谈别的,就和演员一起对词,在对词的过程中研究剧本,把人物弄明白,人物就会慢慢“长”在演员身上了。我发现用这个方法排原创剧目效果非常好,如果遇到表演功底深厚的演员,我的导演速度会非常快,基本上十来天就可以完成主要的排练工作。

栏目主编:李君娜 文字编辑:李君娜 题图来源:作者提供 图片编辑:笪曦

解放周末:您为何选择《洋麻将》作为“陈薪伊艺术中心”的开幕戏?

陈薪伊:选择这部戏首先是机缘巧合。《洋麻将》是一部获得过1978年普利策戏剧奖的名作,把它翻译成中文的,是知名电影人卢燕女士。我曾经受邀在英国国家图书馆制作的一期卢燕演艺生涯专题节目中,给卢燕、关栋天排过其中的一个片段。卢燕对我说,她很想在舞台上完整地演这部戏,于是在艺术中心成立后我便选定了这部戏,但考虑到她今年已经92岁高龄,这部戏虽然是小戏,全剧只有两个演员,但对演员来讲,却是一部“大戏”,两个人要分担两个小时的台词,所以最终决定请奚美娟来担纲这个角色。用我们的行话来说,这是一部“人包戏”的作品,选对演员非常重要。我认为最伟大的表演艺术是诠释人物,而不是演得像那个人物。关栋天与奚美娟的诠释太棒了。

从艺术层面来讲,这部戏里有很多有趣的性格冲突,男主角魏勒偏激、暴躁,女主角芬西雅自欺欺人且固执,他们相互揭短,戳到对方最痛的地方,不欢而散,但两人内心却又紧紧维系在一起,难舍难分。表达意志冲突的戏在我们的舞台上很常见,而能真正展现性格冲突的戏则很可贵,比如莎士比亚的四大悲剧其实都是性格的悲剧,莎士比亚的伟大就在于他把人性最脆弱的本质解剖给观众看。作为导演,我要做的就是拿着解剖刀去解剖人性,解剖的方法就是在动作中分析剧本和人物。

解放周末:北京人艺在上世纪80年代曾上演过《洋麻将》,近年来也演过新版。您的这版《洋麻将》会给观众带来哪些新的体验?

陈薪伊:我想把这部戏做成“中国版”的《洋麻将》,观众不是来看一部老年戏,而是来看人生百态的故事,甚至是我曾经经历过的一些瞬间。

我看过不少对《洋麻将》的解读,都认为这部戏要表达的是老年人的孤独与寂寞。《洋麻将》只是写老人的孤独吗?NO!魏勒和芬西雅其实都有儿有女,却没有一个人来看他们,甚至连一个朋友也不来。他们一共打了14副牌,魏勒一副牌也没有赢过,暗示他这一辈子从来都没有赢过。这是为什么?都是儿女的错吗?都是他人的错吗?这两个老人从来没有自我反省过,他们认为自己永远是对的,这是多么悲哀啊。

我想带给观众的,是一个关于反省的故事,我在导演时有意强化了一些细节,制造一些瞬间,引发观众的思考:老人是不是也要为孩子想一想?我们绝大多数人都是不善于反省的,而人最大的悲哀就是当你意识到不对了,却来不及挽回了。那么,不如在漫长的人生道路上不断地反思。与此同时,我也很想安慰观众的灵魂,想让他们得到宁静,我选择了莫扎特的《安魂曲》作为其中一段的背景音乐,我还选了一首儿童歌曲《两只老虎》,因为老人有的时候像孩子一样需要安慰。

戏剧在某种意义上是一种信仰

解放周末:许多上海观众熟悉并喜爱您的戏,是从您1996年导演的《商鞅》开始的。这部作品至今还是上海话剧艺术中心的保留剧目之一。您觉得它23年来久演不衰的原因是什么?

陈薪伊:前几天我去上海话剧艺术中心看戏,开场前偶然听到坐在后排的观众说,我最喜欢的话剧还是《商鞅》。《商鞅》是一个关于改革变法的故事,更是讲述生命、讲述一个人的成长与发展的故事。这个主题不会过时,也注定会打动观众。

当年拿到《商鞅》的剧本,我太喜欢了,一个晚上就把它读完了,但怎么把它呈现在舞台上,我思量了很长时间。我清楚地记得那个日子:1996年6月6日,我坐在北京市第六医院的产房外等待我女儿生产,忽然听到里面传来“哇”一声婴儿的哭声,声音非常清亮。我的脑海里闪过一个想法:《商鞅》就要从一声脱胎而出的哭声开场。我想在这部戏里雕琢出一个生命,一个从嗷嗷待哺开始的生命、从死亡中挣扎出来的生命。商鞅从奴隶到商君,从“会说话的牲口”变成一个人、一个大写的人,尝尽了万箭穿心的痛楚。他如何战胜环境带给他的困难、对手带给他的困难,面临困难时,又该如何选择,这是我想带给观众的思考。

解放周末:您曾说过,您在《商鞅》里注入了自己的“血液”。将个人的生命体验融入戏中,也是其震撼人心的原因之一吧?

陈薪伊:商鞅所经历的屈辱、不公与曲折,他不服天命等待机遇的心境,我感同身受。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