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短篇小说:流淌在山海间的时光

2019年11月10日 - 书评随笔

刚吃完饭,小磊就来到我的房间,手里还提着一袋东西。

和有共同语言的小东、小欧在一起,不失为一件幸事,特别的小欧还是我的中学校友,前不久还向我示爱过,因此,与他们在一起工作,我心里觉得踏实了许多。

“吱呀”门开了,大耳乡长推门进入我的房间:“晓月,听说身体不舒服吗?”

“叭、叭……”突然从不远的工地传来几声巨响,真是来了及时响,使我摆脱了困境。我们两人都回过神来,不约而同地往工地望去。

“没有关系,已经老毛病了。”我慌忙起身迎接乡长,拉过椅子让他坐下。

小东紧张而又不解地靠前,嘴巴凑到我的耳边:“你真的不知道?他被两规了。”我感到自己有些不合时宜,对一会儿被组织上“压担子”,一会儿被纪委“进去了”等名堂,都有些莫名其妙。

我已早早的在宿舍里休息了,白天忙着下村做中心工作,累了一整天,倍感心身疲惫。

四、一厢情愿

只有部分干部还在会议室里看电视消遣,他们不时地对剧情作些见仁见智的评论,些许“喃喃”的声音传出,才显示出点人气来。

有出息的小欧在青年干部中脱颖而出,成为一颗耀眼的基层领导干部新星。不但是干部群众对他趋之若鹜,更是乡政府为数不多的女青年心目中的偶像。

今晚,小磊到我这里聊天。一会儿,就拿起我的五线琴来弹。我们在简单的音乐方面能够协同默契,一把五线琴轮留拨弄着,悠扬的琴声散入秋风,撒向大院的角落。我们怕影响到别人休息,没有尽兴就噶然而止,小磊随即告辞。此后,我们算是琴友。

我又一次感到困惑。

大家匆匆忙忙地到了旗村党支部书记家里,书记和村妇女主任已经在那里等待了。

出现这般情景,我十分纳闷。就跑去向小东请教究竟是怎么回事,小东只是蜻蜓点水般地透露出:“大耳乡长在征用土地,引进项目中,得了不少好处,市纪委正在查他。”

在经验丰富、见多识广的领导游说下,往往能起到神奇的功效,顽固不化的村民,思想被做通了,终于去做计生手术,我们心上的一块石头也落了地,……

“请坐。”一声干脆利落的声音,从欧乡喉咙传出。我就躬身坐在沙发上,欧乡在对面的办公椅上翘着二郎腿,语速变慢:“我最近很忙,你有什么要求和建议,就讲讲吧。”

我送到小磊门边,足不出门,不便给别人看见这一幕。

小欧情不自禁地拉起我的手说:“我们回乡里吧。”我真不好意思在大庭广众下和男青年手拉手,就甩掉他的手,大步地往前走了,想保持一定的距离。小欧在工作中,会经常这样的表示出迫不及待的爱意,弄的我好不尴尬。

这次小磊没有参加工作组,他被市经济委员会借用去。因为市经济委员会主任下乡时,看见小磊思路清晰、工作扎实,比较满意,就向乡党委要求借用,据说以后还会办理调动。我感到有些可惜,年轻熟人少了一个。

小欧在食堂中忙的团团转动,频频举杯:“感谢各位关心、支持,关心支持!”大伙都喝得满面通红,还是不断地涌向小欧敬酒,生怕错失恭敬的良机。

几句寒暄后,就由村支部书记、村妇女主任分别带队入户去。

小欧眉飞色舞地告诉我:“跟我一起干,你就不用愁了。”我下意识到,还没有给他一个满意的个人问题的答复,心中恍然若失。有些歉意地点了下头。

我早早地躺在床上休息,与其说是休息,不如说是挣扎。阵阵的疼痛,中止了我的思绪,停止了所有想象,让我陷入了深深的痛苦。

对满桌的山珍海味,我是一点兴趣都提不起来,只是名副其实的应酬。

赤壁乡的干部大部分都有参与项目建设的任务。我和小东分配在拆迁取土组,虽然任务繁重,但是年轻人在一起就有共同的语言,能沟通得来,况且可以从“三农”工作中转向工业建设,为项目兴市作出贡献,更是我们盼望的事情。

“没有其他事,我先告辞了。”我小心地说。

滨珍珠湾畔的工地,已经机声轰鸣,人声鼎沸,工人们一边进行填方造地,一边开始兴建钢铁厂,呈现出一片繁荣的景象。

我们小分队连续几天的走村入户,既有效地安抚了群众的不满情绪,又拉近了小欧和我的距离。我不由地对他感到几分钦佩,效果是令人满意的。

欣慰的是,我为未来的他保住了一方净土。象一位经历生死搏斗的勇士,为想象中的人赢得了国人十分看重的贞操,那怕本来就是属于我的。

“上级的巡视组马上就要来我们这里了,他们会找人谈话。你要和党委保持一致,要统一思想,认清形势,使我们领导班子的业绩得以肯定。”欧乡慢条斯理地开口。

漆黑的夜色笼罩在大地上,静悄悄的大院里只有小磊一条身影离去。

只见村民高举着《维权》的牌子,情绪激昂,蜂拥而上,围住施工管理人员,不让施工建设。

我随便的盥洗完后,就上床睡觉去。脑海里一浪又一浪地翻腾起来……,往事仿佛历历在目。

糟糕,一大堆群众涌向工地,还推倒了钢管架,砸碎了水泥板。又是村民来阻止施工了,怎么办?是我们的工作还没有做好?还是群众蛮横?我真不知所措。

赤壁乡是我们县级市管辖的,为了扩大影响力,进一步开展招商引资,领导千方百计地争取到县级市的牌子。赤壁乡比邻城区、面海靠山的地理优势,成为项目落地的理想区域。

反正我是局外人,说起这些事都是一问三不知,好的是近日里清闲了许多,少了经常开会和落实任务给我们,更不用去听大耳乡长扯高气扬的重要讲话了。

窗外秋风瑟瑟,屋里反转展侧,我的两眼淆然泪下,这个不眠之夜,度得很长,很长。

小欧果然利索,风风火火地抢先行动。经过一番入村、入户的动员说服,村民不满情绪得以安抚,工作取得了初步成效,我们在各小组里率先完成任务。出色行动成效,得到乡党委领导的肯定,还在乡政府的全体干部职工会议上表扬了小欧。小欧如沐春风,工作更加肯干。

可是夜晚是我放飞思想的时光,一方面是解脱了任务,头脑没有负担,可以放心的休息;另一方面我又可以海阔天空的遐想,在心里傲游爱情的城堡,点数她的层楼,察看她的宫殿,美美地欣赏一番。

沉默……,我本来就不善于言辞,加上这会儿的紧张,成了徐庶进曹营—一言不发。

小欧中专毕业,中等身材,皮肤白净,言行举止颇为老道。他参加工作有三年了,有一定工作经验,也积极向上。小欧和小东,时常都注视着我,我被看得怪不好意思,在这里我倒成为了香馍馍,但是对照我心中的白马王子,他们似乎还是很有些距离,怎么办呢?

两天后,组织上就宣布由小欧任赤壁乡党委副书记、乡长,主持乡政府全面工作。

小磊刚分配来乡政府工作不久,是出身农村的青年干部,我是出自城市经商家庭的女干部,我们相识不相知。却是包同一片区几个村的工作,这片区离乡镇机关比较近,我们最近经常日出晚归开展农村工作。我们一起抓计划生育、征兵、征购等阶段性的任务,于是就慢慢的熟悉起来,彼此偶尔搭讪几句,算是熟人了,但毕竟有乡下人和城里人的区别,我们在一起的大多时间是默默无语。

小东还特别交代说:“听说大耳乡长在省城买下别墅,还入股建华集团公司开发建设大项目呢,这事可不能跟别人讲耶。”“我知道的,别担心吧。”我说道。

我们三言两语之后,小磊就要告退了,他明天就到市直机关上班。虽然我们只有短暂的接触,但是小磊给我留下良好的印象。

显得最为欣喜的莫过于小欧,他双手倒背,迈起八字步,悠闲地在院子里度着,脸上笑眯眯的,一副金榜题名时,洞房花烛夜的样子。

空闲的时间,我们就在工地简易的临时办公室休息。小东这时就开始海阔天空的讲起他的‘英雄’事迹。

小欧有魄力,能独立地开展工作,现在组织上宣布由他负责小组工作了。小欧就雷厉风行,立即安排人员到位到岗,把小组再分成几个小分队,我就被分配和他一起成俩人小分队。

有组员对我说:“你和小东很般配,是不是谈上了?”

项目工地上一片热火朝天,人声鼎沸。机器的轰鸣声和工人的吵闹声混和在一起,显得混乱不堪。工作队现在要去周边乡村解决一些项目建设的具体问题,为加快推进项目建设做好服务。

回到了乡政府机关。我们在机关食堂简单的就餐后,又回到了轻松而单调的晚间时节。

摘要:
四、一厢情愿扬声器里发出的声音,灌满了赤壁乡会议室的空间,大耳乡长在作重要讲话,他强调:当前重之重的工作,是维护社会安定稳定。维稳显然成为会议的主题了,会议还部署了维稳的具体任务和措施。我们拆迁取土

小磊说:“我明天要借调到市经济委员会上班了,这些是我妈妈给我的土鸡蛋,现在你就留着吃吧。”眼神里透露出一丝的忧伤与不舍,感染到我敏感的神经,诱导出本来就多愁善感的愁绡。

我松了一口气,紧接着说:“我知道的。”原来当领导只是关心自己的政绩,个人进步是第一要务吧。这还不好办吗,我到时说好话就得了。

我和小磊是一个组,我们挨家挨户到村民家中,逐一做计划政策的宣传与教育,苦口婆心地动员说服,落实计划生育政策。针对摸底的人员对象情况,分别要求落实节育措施。

“知道了。”我丝毫不敢懈怠,边应声边急匆匆赶往欧乡的办公室。

三、焕发新激情

“去哪里?”我一脸茫然地问。

这禽兽不如的大耳,在光鲜的领导干部的躯壳里,包藏着肮脏的灵魂。我现在还得罪不起他,我还要工作,还没有男朋友。我吞下有生已来的奇耻大辱,我的心在滴血。

上任伊始,小欧就马不停蹄地召开新班子会议、布置任务、找人谈话,有条不紊地开始施政。

一天的奔波后,我们又踩着晚霞往回走。蜿蜒的山路上,花香鸟语,伴随着年轻人的笑声不断,放松的心情,青春的活力,驱赶跑了身上的疲劳。

小欧接着说:“马上打电话叫防暴警察来。”还是小欧有办法,使出金蝉脱壳之计来。

朦胧的睡意渐渐袭来,机关里几个年轻人的影子,开始在我脑际中联播出来。现在只要我闭上眼睛,就会有他们的影子。我不经意的想起心中的白马王子,编织出少女绚丽的玫瑰梦,仿佛在期待着什么。

真让人大跌眼镜。一向追求上进的欧乡,仕途刚开始通畅的时候,竟干这等苟且之事,他们谈恋爱是不可能的,这女孩才14岁呀。不过当了领导自然有领导的活法,我就不往其他方面想。

当遇上钉子户时,就象碰到一块石头,无论怎么说服,他们就是死活都无动于衷。我们在万般无奈之下,就要去搬援兵,请乡带队领导和其他组的同志来共同做工作。

“群众还反映领导上的问题,我们要注意疏导。”小欧作了提示,我心不在焉的点点头,反正由你担当着吧。

“哦,不要紧吧?好好休息。”他亲切地说。

“晓月,欧乡找你。”通讯员跑到我房间叫道。

小磊接着:“你就是月亮吧。”

听说是要解决群体性上访事件,有人反映钢铁项目夹带铬铁项目,污染十分厉害,群众意见纷纷。这任务可没有好果子吃,还好我们组有男青年主阵。

我梦中的他,是身材高挑,品貌端正,幽默体贴,能万分地呵扶与珍惜我的王子,上天会恩嗣我吗?
我在心中默默期待着真命天子的来临。

“听说大耳乡长进去了。”消息灵通的小东碰到我时,神秘兮兮的说。

我想打破沉寂的气氛,随便讲:“外面天很黑了吧。”

小东今天下午刚告诉我说:“欧乡现在向团委女书记展开了猛烈的爱情攻势了。”我才如梦方醒,潘乡所以对我变得如此冷淡,也是情有可原,相比之下,团委女书记身材高挑、长相清秀,自己也是高度不如人家。我只是说:“原来如此。”就无语了。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